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70. 葬入火海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05-17 08:12      字数:4724
  安慈消失後,剩下的魔物們跟著逃逸無蹤。

  一束白光自於城外的西邊朝天射出,緊接著,城內幾處亦亮起了數道白光,原本因誅魔雷火而散開的黑色氣流再次冉冉升起,卻沒有凝聚成駭人的颶風眼,而是漸漸散開化作淡薄的雲霧,天空飄起了毛毛細雨,悄然無聲地洗去城內死氣。

  他們終於成功逆轉煉魂陣了!

  被困於陣腳的枉死冤魂一一飛升,飄向城外那束直通天際的渡化白光,無須再受永無止盡的煉化之刑。遭到煉祭的魔魂們多有消散,尚存有一口氣者則爭相逃出這新建成的渡世陣,深怕又出變故,連生平最痛恨的地府偵察員也不敢多看上一眼。

  已打得筋疲力竭的一干人總算鬆了口氣,你看我,我看你,管他平日是不是帥哥美女,全成了灰頭土臉的鬼樣子,不由都笑了起來,最後,也不知是誰先帶頭的,一個接一個地爆出熱烈歡呼,全是為了那隻身擊退大魔頭的上古神子。

  除了閻王們與少數當事人外,沒人知道,這位救世主曾是地府認定與七世子勾結犯案的魔,也不知他就是為了剷除魔女而慘死在天誅五雷下的尤爾,他們只知道,這人就是守護者親自喚醒的上古神族後裔,是將帶領世人度過審判劫難的真神。

  欽佩、敬仰、尊崇……無數報以期待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葉育身上。

  蔚仙心情複雜地仰望空中身影,只見葉育凝著眉張開雙臂,似在感受風雨帶來的訊息,蘊藏在魂魄內的銀白靈光越漸璀璨,已超出他靈視的極限,正是對方神力逐漸回歸所致。

  五年多前,當尤爾得知自己與眾不同的身世,又因約翰的病毒而無法使葉育完整歸來後,便開始暗中計畫著,既然約翰都丟出「精魄重生」這麼大的暗示了,顯然暗隱主已對他動了殺念,他們便將計就計,打散尤爾被感染的魂魄,讓葉育重獲新生。

  理論上非常可行。精魄是創造生命的起源,是組成魂魄最重要也最純粹的核心,不論魂魄背負再多罪業與髒污,也永不被污染,所有魂魄相關的疑難雜症,皆能從精魄下手。以魔來舉例,若魔想脫離魔道恢復潔淨,唯一的方法便是消除罪惡的魂魄,保留純淨的精魄,令其重獲新生——但問題是,沒人有把握,精魄在被取出的過程中能否完好無缺。

  就算是一顆健全的精魄,要從無到有恢復完整魂魄,也需經過萬世輪迴的磨練與無數機緣的催化,世上沒有能不經輪迴就迅速重生的法術,即便有,也是傷天害理的禁術。

  因此,這個計畫極其冒險,一來是他們還沒能完全解讀約翰給的圖騰,二來是黑晊世的精神狀況十分不穩定,似乎有什麼在影響守護者的意志。最後,尤爾為了以防萬一,只好先行對黑晊世下了催眠,打算等解決完魔女堤雅後再說。

  無奈世事難料,堤雅逆天的力量與安慈的趕盡殺絕,逼得早已一腳踏入魔道的尤爾成為更強大的魔消滅堤雅,也逼他們不得不強行提前執行計畫——由守護者親自護住神子的精魄,讓天雷毀去魔化的魂魄,同時騙取安慈的掉以輕心。

  一切都如計畫進展,但蔚仙卻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怪異在心底蔓延。

  「董事長。」

  通訊器傳來葉育遲疑的聲音,蔚仙回過神,問:「怎麼了?有受傷嗎?」

  「沒有,但我總覺得……」葉育頓了下,「好像漏了什麼。」

  蔚仙心中一噔,「怎麼說?」

  葉育皺起眉頭,神情有幾分迷離,「這覺醒儀式……」

  話沒說完,一隻烏黑的巨爪忽然破土而出,抓住葉育。葉育猝不及防,就被拖入地洞裡。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驚呆了。

  「小育!」蔚仙心中一急,就無視其他人的攔阻衝出龍鬼,奔到葉育的墜落處,卻只見一地滲人的血跡與碎石泥塊,顯然是被活埋了。他焦急地趴在地上,探查地底的生命源,邊大喊:「快來救人!」

  有幾人反應過來,趕緊衝過來幫忙。

  閻王們遠遠望見這一幕,頓時面如死灰。神子是他們唯一的希望,若連神子都殞落了,還有誰能幫大家度過滅世危機?但見黑晊世毫無所感地唸著咒語,儀式似乎沒受到半點影響,便也拿捏不住神子的狀況。

  而情勢也沒有給他們多少時間。

  「前方高能,非戰鬥人員迅速撤退!」罷課司機打開廣播,竭聲嘶吼:「董事長老大,老子吼的就是你!」

  這聲方起,大地再次晃動,比先前還要劇烈的震盪衝散了人群,龜裂的地面破出無數黑色氣流直飛天際,將飄著細雨的雲霧吸收殆盡,又如飢渴的猛獸衝向尚未進入渡化白光的枉死冤魂,將他們一一吞噬。驚恐的魂鳴中,瀰漫蘇他城的魔氣更盛了。

  「小心!」

  吸收黑化物與怨魂的氣流化作箭雨急速落下,箭箭陰毒狠戾,眨眼間,已有多人傷亡,護法的閻王們立即翻掌朝上,聯手架出結界擋下空中的襲擊。

  混亂中,蔚仙拼命挖著粗糙的泥石地,指尖已是傷痕累累。他感覺到底下的生命跡象正在減弱,便將靈力全數灌注在右手,往下一穿,抓住著被埋在裡面的人,焦急地呼喚:「小育!快醒一醒!撐下去!」

  他們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絕不能就這麼功虧一簣!

  遠方爆起一團龐然黑霧,宛如從地獄深淵爬上的惡魔,將魔氣從地平線渲染到整片天空,幾乎遮蔽了所有視野,刺耳的嘶啞笑聲隨之響起,前所未有的強大魔壓當頭罩下,震得所有人氣血翻騰,彷彿腦袋正被無形的力量狠狠擠壓。

  「你們以為幾道不成氣候的天雷就能殺了我嗎?」黑霧的前端化出一張猙獰的巨大笑臉,睥睨底下的渺小人群,「這天下都會是我的,天界也會是我的!」

  這才是暗隱主的本體所展現出來的真正力量。

  修為較弱的人已受不住地當場暈厥,修為高者連忙催動靈力架起防護網,卻仍在強大衝擊下搖搖欲墜。還未康復的閻王們也在連番襲擊下越漸不支,結界開始出現裂痕,若非安慈受到重創,功力大減,恐怕他們所有人都早在本體現身之時灰飛煙滅了。

  尚有餘力的董閻王擴大靈力範圍,抵抗安慈的威壓,為大家減輕負擔。他眥目瞪向魔雲之上的人,厲聲喝道:「魔障!天道絕不會容許你放肆!」

  「天道?」安慈大笑,「誰是天道?天道不公,又憑什麼主宰眾生?」

  凌厲的殺氣隨話音化作風刃襲來,所經之處無不遭到切割,屋宇盡數倒塌,電桿一一傾倒,斷裂的纜線激起的電花在空中跳躍,最後在不知誰家洩漏的瓦斯中爆開,「轟」地炸出如雲焰火,鋪天蓋地地吞噬整個城市。

  眼見安慈乘著滾滾烈焰攻來,所有術師皆想盡辦法接招,架結界的架結界,閃躲的閃躲,再無暇顧及神子的生死。蔚仙不死心地加快速度,一邊將靈力渡給毫無反應的葉育。

  「火來了!快閃啊!」罷課司機激動地嘶吼。

  不行!絕不能在這時候放棄!

  蔚仙置若恍聞地拼命挖。此起彼落的凌亂叫聲、閻王們震耳欲聾的喝令、安慈令人悚然的笑聲,都被隔絕在意識之外,直到火舌欺至眼前,也不肯放手。

  電光石火間,一張符破空射來,及時為蔚仙擋下火勢,張瀚坤持訣奔來,將桃木劍往地上一立,架起一道結界,「快!我只能擋一會!」

  席利亞率著一批人加入挖掘行列,使盡了全力,總算在張瀚坤快用盡氣力時挖出鮮血淋漓的人。蔚仙上下檢查葉育的傷勢,發現幾處血洞殘留魔毒,令傷口難以復原,若拖延得久,還可能會損害魂魄,便抱緊葉育大喊:「罷課,把我們傳進去!」

  「來不及了。」安慈凌空停在他的前方,腳下烈火化作虎口,在一聲震天咆哮中撲上所有人,連同法陣上的黑晊世與諸位閻王,都一同葬入火海。

  「哈哈哈哈哈!」

  漫天火光,所有的喧囂都止息了,唯有安慈癲狂的笑聲,在向天挑釁。

  「天道?哈!唯有力量,才是天道!」

  大火依舊燃燒,降過誅魔雷火的天卻已散去烏雲,徒留澄淨的夜空。此時,一輪明月高掛,一如日帝殞落的那一晚,靜靜灑落淒冷而孤寂的銀暉。

  「很快就能為您報仇了。」他摸著懷裡的天書,「我會讓您成為這天下唯一的神。」

  克里斯也好,約翰也罷,這世上的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背棄他,就唯獨日帝……他一心景仰的主人、願窮盡永生追隨的唯一天神,絕不可能背棄他!

  安慈瞥了眼底下的熊熊烈火,雪袍白髮受過雷火洗禮,已不復皎潔。

  萬年準備,頃注一擲,他已無回頭路。

  天誅雷火雖重創了他,但神子和守護者已被消滅,再沒人能阻擋得了他,至於西方天界,只要他取得權杖,掌握了天書奧秘,剿滅那群鳥人也不過是彈指的事。

  他恢復平靜的面容,準備朝另一處飛去,打算聯繫七星打開月宮的傳送陣,卻猛地一頓,不敢相信地低吼:「泰清!你做了什麼?」

  先前為了專心應付葉育,他無法留意天界戰況,此刻得空一查,竟見泰清正與刀妖激烈廝殺,而理應被囚禁保護的小月仙已了無生氣地躺在血泊中,胸口破了一個大洞,一雙碧眼渙散空洞,靈光已然散盡。

  「不!」安慈震驚得渾身發冷,腦海一片空白。

  他唯一繼承日帝殘魂的希望,竟被他親手喚醒的兵器殺了?

  這瞬間,他似乎感受到來自天道的嘲諷,幽黑的眼眸便閃過一絲悲憤的狠絕,「呵,可真是要逼我真正地毀天滅地了。」

  既然這世間已沒有什麼值得留下了,那他便一個都不留地全毀了!

  安慈掐指捏訣,朝空打出一道符文,忽感一股不尋常的空氣流動。

  他低頭望去,就見火海上方無端飄出一張藍色符咒,上頭畫著歪斜如孩童塗鴉的五芒星,散發出幾道絢麗的白光,一秒後,一位一米八的白衣帥哥憑空現身,烏黑的長髮飄逸,手上有兩條鯉魚遊繞,肩上還纏著一條白底紅紋的龍,氣勢凌人,卓傲不凡。

  這是……龍族?妖?還是仙?不,都不是!

  安慈愣住了。以他足以滅世的力量與萬年歷練,竟看不出對方的修為與種族,難道這又是哪位不曾出世的高人?於是,他提高戒備,揚聲問:「誰?」

  白衣帥哥沒有回答他,只是非常高冷地將手一揮,把鯉魚一拋,以低沈磁性的優雅嗓音輕吐一串流利標準的日文,「夠了,到此為止,愚蠢的人。」

  安慈:「……」

  兩條鯉魚升至高空,分化成幾顆巨大的水球,「砰、砰、砰」地連發炸出如瀑布般的暴雨,又像洩洪般流向四方,迅速湮滅了烈火,露出底下完好無缺的人群。

  安慈這下真是一臉懵逼了。

  只見理應死於火海的人們像被一層半身高的罩子蓋住,並以各種奇怪的姿勢蹲在裡面,有些長得太高的人,還不得不將臉貼在罩子上,五官被擠得異常扭曲。

  白衣帥哥洩完洪就消失,罷課司機的猥瑣笑聲顆顆響起,「幸好老子臨時抽到一張水系的SSR,就緊急加工派上用場啦!哇哈哈!老子真是太機智了!對啦,『通通跑不掉2.0』防護罩,防水防火防電防進出,不過你們人太多,拉得有點變形,將就點啊。」

  眾人:「……」

  尼馬大家打得要死要活,你還有心情刷陰陽師?是可忍,孰不可忍?

  於是,他們在沈默中爆發了,「還不快解開?」

  「欸,不好意思,防護罩要五分鐘後才能解除。」

  「……」

  被擠到腰疼的人淚流滿面。

  安慈氣笑了,「既然如此,你們就一個都別想逃。」

  說完,他直接重施故技,朝地面奮力一擊,激烈的震盪下,黑霧自地面裂縫潛入防護罩,攪得內部再次兵荒馬亂起來。

  蔚仙在張瀚坤和席利亞等人的掩護下,試著替葉育療傷,所有珍貴的丹藥都用得毫不心疼,就怕他們又失去好不容易帶回來的孩子。

  「小育!有沒有聽到我的聲音?」

  「唔……」

  葉育迷茫地睜開眼,雖能看見蔚仙焦急的臉龐,聽見眾人驚慌失措的喊聲,卻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更確切來說,他好像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權,取而代之的,是另一股龐大的意念在融入他的意識,漸漸地,腦海響起了他在飄渺虛無時陪伴自己的聲音——他的神族父親。

  「守護者,你是否願意奉獻所有,召喚我族歸來?」

  雖看不見人群之中的黑晊世,但葉育能感覺到對方溫柔而滄桑的目光,彷彿兩人在這一刻透過某種交流達到思想上的共鳴,而晊世的那一眼也飽含了他難以讀懂的訊息。

  「我,黑晊世……」似是一聲嘆息,虛弱的嗓音卻堅定得教人心中一顫,「心甘情願,為諸神原祖之子付出所有。」

  「哐啷!」

  一聲碎響,防護罩禁不住衝擊化為粉末,至毒的魔氣纏上所有人兇殘地吸取靈力,閻王們也承受不住地吐出一大口血。安慈大笑地俯身飛向法陣,以狠厲的殺氣衝破最後屏障,直擊毫無防備的黑晊世,面容扭曲陰狠。

  「誰也不能阻止我!」

  ☆ ☆ ☆   ☆ ☆ ☆   ☆ ☆ ☆   ☆ ☆ ☆

  後記:

  是說,我在寫初稿時,把荒總寫進這篇文後,就立刻抽到他了WWW

  陰陽師鼓勵玩家多創作,真是業界良心的好手遊~XD(X

  揪竟小黑會花生省魔術?小育腫麼惹?大家還能不能活?

  下一篇大戰結束!

  【下篇預告】《破曉》: 字數約七千多字,禮拜一發。

  ★【靈能偵察系列】

  第一部:在結束時開始

  第二部:渡入魔途

  第三部:暗境重生

  歡迎追蹤>////<

  微博:http://weibo.com/meowbark47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05.1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