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68. 神子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05-10 08:45      字数:7621
    

  蘇他城的黑霧依然躁動,安慈鍥而不捨地追,刀叔也一無返顧地飛,蔚仙則在努力消化月老就是月帝的事實,直到他想起刀叔的問題,才回過神敲了敲通訊器。

  此時城裡的結界尚未完全攻破,通訊器只有斷斷續續的雜音,他只得轉而摸著靈契,與克里斯交流一番,隨即震愕道:「七星也是無珠之眼的人?」

  「七星?」刀叔也是一愣,「天帝么女?」

  「對。」蔚仙簡單轉述張瀚倪的事,想了想又覺得不對,「若七星是內賊,那泰清呢?是什麼讓以誅魔為己任的帝孫站在魔族一方的?總不會是姨娘造反,他就親情支援吧?」

  「親情?哼,怕是他現在連親情都不認!」刀叔黑著臉,咬牙道:「我們都被騙了,原來泰清是天生的半魔,只是他一直被天帝強行封住了魔格,才安然無事這麼多年。」

  「什麼?」蔚仙震驚道。

  刀叔回憶星河告訴他的事,「星河被囚後,疑惑之下,便搬出姻緣冊翻查泰清生母的姻緣,才記起長帝女曾與一名魔君有段情緣,那魔君後來被天帝殺害,長帝女也為情所傷,便離開天界雲遊四海,從此杳無音訊,千年後,天帝從人界帶回泰清,宣稱是長帝女之子。」

  「那時的泰清已是極富盛名的誅魔修士,還曾斬殺一名差點殲滅人間的大魔,功德極高,容貌也與長帝女相似,是以從沒人懷疑他的身份,直到一千年多前,天帝忽然勒令泰清下凡輪迴十世,當時沒人理解,無罪無由,何以被貶下凡?現在想來,估計就是要他藉歷劫修煉,以提高神格,徹底壓制魔格吧。」

  「此次變故,就是發生在他領旨要下凡除魔後沒多久,也不知是遇到了誰,竟能解開他的封印,壓抑數千年的魔格一爆發,又受人搧動,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刀叔嘮嘮叨叨地說了一大串,越說越氣,忍不住破口大罵:「我就知道,你那混帳師父還隱瞞大家許多事,這下被捅大了吧?」

  「……」

  談話間,結界邊緣已在兩人的視線可及之處,密密麻麻的裂痕爬滿整片結界,在一次次的衝擊下,終於發出一聲碎響,被徹底攻破,通訊器也立即吵鬧了起來。

  「成功了成功了!老大快回來!」

  「隊長不好啦!前面的路斷了!」

  罷課宅和兩天兵的連連叫嚷,夾雜轟隆碰撞的背景噪音,讓蔚仙本就不適的頭更疼了,連他們在說什麼都聽不清楚,好在刀叔提醒他把臉遮起來,才想起自己被安慈拆了面具,就趕忙將臉埋進哈士奇布偶的背上。

  結界的異動再次激起安慈的怒氣,比先前更加猛烈的黑色氣旋滾滾聚湧,劈來一道雷火。刀叔頭也不回地反劈一記氣刃,與那雷火相撞,激盪出強大的衝擊波,周遭本就枯黃的草木禁不住這番摧殘,竟被連根拔起,隨風捲入空中的漩渦。

  蔚仙被兩股威壓的衝撞弄得頭昏腦脹。刀叔面不改色,趁著衝勢加速前行,很快就飛到龍鬼的監視範圍內,一顆紅白相間的球隨之飛來,下一秒,兩人原地消失。

  被當成精靈寶可夢捕捉的滋味,實在難以形容,以致於蔚仙一回到龍鬼大廳,就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翻騰的嘔欲不斷從胃部升起,加上臟腑間全是被魔毒侵蝕的劇痛,讓他再也承受不住地跪倒在地,不住冒冷汗。

  刀叔也臉色難看地抹了把臉,對大廳裡的人點了個頭,就去找閻王商量事情。小克從蔚仙的懷裡掙脫出來,咬住他的衣袖拉了拉,像在暗示什麼,殘破的身子因而落下幾縷棉絮。

  「董事長!」

  蔚仙愣了下,已有多久沒被人這般叫喚了?

  剎那間,他眼眶一紅,忽然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好似這五年多的經歷只是一場夢,而他依然穿著流氓兔T恤,與克里斯他們一起在台灣那棟住了許久的屋子裡,笑著看小育寶寶和偽裝成狗的小白狐活蹦亂跳。

  那時的他們,雖非事事圓滿,卻很快樂。

  蔚仙慢慢抬起頭,望向暌違已久的人。

  此時的他不再戴著面具,恢復光滑肌膚的蒼白臉龐滿佈汗水與血污,彷彿這五年多的辛酸悲苦全顯現在了臉上——他默默背負著污名,忍受他人對戀人墮魔的批罵,強壓對摯友們的思念和不安,小心翼翼揣著所有秘密,深怕一個不慎就全盤皆輸。

  沒有一天不是在惶恐中度過,也沒有一天能夠忘記那五道天雷劈下時的心碎。

  而這些隱忍,都在望見對方的瞬間,幾乎潰堤。

  「小育。」他顫聲輕喊。

  葉育揚著笑靨奔來,指尖散發出銀白色的光暈,準備幫他淨靈。

  蔚仙見狀,習慣性就脫口說:「別,我服藥就好,你省著……」

  話沒說完,就被一陣拂過全身的清風打斷,體內被魔毒侵蝕的灼痛頓時被一掃而空,連帶外傷也舒緩了不少,一縷黑氣自天靈處飄出來,轉瞬就消散在空中。

  他訝異望著葉育,驚覺對方在經歷過一場死劫後,變得更加強大了,竟能不費吹灰之力地強行淨靈他,一股莫大的震撼與感動遂油然而生,連同克里斯圓滿完成任務卻不及感受的欣喜,都一併爆發出來。

  「小育!」蔚仙爬起身,激動地抱住葉育,「你真的帶回來了!我們成功了!」

  無以言喻的歡喜透過靈契與克里斯回傳的心情相應,小克也興奮地在腳邊打轉,這一刻,他們心有靈犀地浮上同一個念頭——多年來的苦痛與辛酸全都值了!

  可惜,這心情沒能維持多久,就被通訊器裡的高亢尖叫打散。

  「哇啊啊哈尼醬!」

  「對、對不……我忽然忘記……」

  蔚仙吃痛地摀住耳朵,沒好氣地問:「怎麼回事?你們還沒逃出去嗎?」

  訊號不良,是受三方結界干擾所致,等神殿完全沒入魔界,就會正式斷訊,到時要再聯繫就得更耗功夫了。雖然他為保險起見,早在地府滅亡那日,就讓罷課司機修好東方深淵的傳送陣,但極北與東方兩處深淵的路程不短,又兇險難測,還得提防魔毒入體,他自然是不希望他們走那條路。

  然而,事與願違,訊號仍是中斷了。他急忙摸上靈契戒,感應半天後,就震驚地看向正與閻王交涉的刀叔,心情頗為複雜,「那兩天兵……穿越了?」

  「算是天意吧。」葉育笑了笑,像早已感知一切。

  蔚仙一怔,隱約感覺小育似乎哪裡不同了,就見他伸指朝天比了下,碧眼澄亮如昔。

  葉育說:「天道都看著呢。」

  *  *  *  *

  安慈追著刀叔和蔚仙,追到一半就不見人影,難免一陣錯愕。他望著眼前的一片空曠,充斥腦海的怒氣瞬間消退,滿城市肆虐的黑化物氣旋也迅速退開,回到各陣腳處。

  明明蘇他城的結界已破,為何不見理應要來征討自己的偵察員?

  他眼神微沈,輕輕踏過原先的結界設立處,便感覺到藏於四面八方的生氣,可見他在被分心的那段時間裡,蔚仙的人馬已趁機佈下一個結界幻境,便冷笑道:「我果真是小瞧你了,也難為你為了我,特地設下一個這麼大的局,把所有人牽扯進來,董司常。」

  這名字一出,潛伏在幻境外的一干人不禁嘩然。

  「他剛說誰?」

  「總……總失常,還是董事長?」

  「董司常吧?嘶……這名字好耳熟,不是那誰嗎?」

  「就是他,我上靈能論壇的秘聞八卦區翻了下,『董司常』就是七世子。」

  「七世子?那個勾結魔族造反的七世子?他也在這?」

  「不是聽說他被帶去魔界了?」

  「我聽說的是他已經死了,還死得特悽慘。」

  「我怎麼聽說他其實是因為搞辦公室戀情被董閻王棒打鴛鴦,才假借造反的名義被罷黜趕出地府,好跟奸夫隱姓埋名私奔去?」

  「不對吧,我看的這條八卦是說,他成了呂閻王的禁臠被監禁Play,身為前偵察員隊長的克里斯才會沖冠一怒為藍顏,率大批魔軍滅了地府,最後兩人亡命天涯穿越到異世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還生了三個娃……呃,對不起,我翻到同人創作區了。」

  「臥槽!哪個大手寫的?這麼快就產出如此跟上時事的糧?」

  一群不明就裡的人議論紛紛,聽得龍鬼裡的知情者們面目全非。

  被呂閻王OOXX?蔚仙覺得這個雷他不行。

  董閻王前面忍住了,後面實在聽不下去,忍不住朝雙宅咆哮:「立刻把那有病的論壇給本王駭掉!我家常兒要生娃也不給那個金毛漢生!」

  拔個死機正操控跳跳的手一抖,「大王,這重點是不是歪了?」

  幸好,罷課司機總算接通兩天兵的通訊器,暫時轉移他們的注意力。聲波經過天界結界的阻隔,加上天、人兩界的時差,聲音聽起來十分扭曲失真,每一個音都拖得老長,又斷斷續續的,直到罷課司機又調整了下速率,才勉強聽清楚兩人在喊什麼。

  「老大!你們東方的天堂出事了,我的上帝啊!你們的上帝要被幹掉了!」

  蔚仙揉了揉耳朵,打斷史戴西的話,「哈尼醬,你來說。」

  「老大,是貝貝召我回來的,他被七星娘娘綁架,我們剛救了他,正準備要逃出去。我看了一下,除了七星的叛軍以外,其他人都陷入昏迷,泰清……什麼?貝貝,你要去紫霄宮阻止泰清殺天帝?不行啊,他那麼厲害,又成魔了,我們怎麼打?」

  蔚仙聽了也很頭大,「泰清的事交給刀叔,你們先趕去月宮啟動傳送陣,南天門關閉,刀叔進不去。完事後,再幫我去一趟……」

  事情沒交代幾句,就又聽一聲殺豬般的慘叫。

  「哇啊!我不過是念了段聖經,這老兄怎麼就七孔流血了?上帝啊!」

  「死變態,你小心後面……唉呀,誰戳我屁股?」

  「是你撞到我啦,笨阿尼!」

  「……」

  蔚仙覺得心好累,這兩天兵與月仙的組合到底行不行?

  交代完畢,他回過神來,發現外頭的人仍在交頭接耳,神情更加震驚,董閻王的臉也異常難看,而安慈雖被困在幻境中,卻氣定神閒地垂著眸,便問:「怎麼回事?」

  董閻王氣笑地冷哼一聲,覆訴安慈方才說的話:「『你這監審官的面具倒是好用,我今日能走到這一步,你功不可沒。』哼,他可真會說話。」

  一句話,兩種訊息,一是他蔚仙幫無珠之眼入侵人界,二是他蔚仙阻饒審判滅世計畫,前者是為後者而行,說對亦不對,說錯亦非錯,卻足以在人心投下懷疑的種子。

  安慈勾著嘴角,感受幻境外的凌亂氣息,遊走四方的靈力也準確捕捉到幻境的縫隙。一絲黑霧自指尖流出,以悄不可見的痕跡飛向目標處。這幻境雖然造得極妙,連他都差點被騙過,但畢竟是倉促之下的產物,仍不夠牢固,對他來說,小菜一碟。

  這時,蔚仙回應了,低啞的嗓音以傳音術清晰地迴盪在每個人的耳邊。

  「好說好說,本仙君確實有意將你困在人界,誰讓我們自己打不進魔界呢?只好請你過來一趟了,不過,你難道不想知道克里斯是如何修復結界的嗎?」

  安慈沈下臉,在看到克里斯的分靈的那瞬間,他就推測出怎麼回事了,祭壇定是被天帝以什麼手法改過了,而預見裡,克里斯雖會在神殿插下匕首,卻不曾言明是為了什麼。

  「他的演技真是不錯,竟讓我相信你們真的反目成仇了。」安慈陰寒著臉,蒼白到發青的肌膚仍有爆怒的魔紋未褪,漆黑的眼眸因壓抑著遭欺騙的傷而越發深幽,卻依然保持著暗隱主的從容氣勢,「不過你也真狠得下心,一旦成魔,就再無回頭之路,你不怕他遭心魔反噬背叛你們,最終落得天人魔三界皆不容的悽慘下場?」

  蔚仙心頭一緊,滑過一絲痛楚,嘴裡仍不改作風。

  「唉呀,其實你說的那些,本仙君一開始也挺擔心的,畢竟你們無珠之眼的員工福利那麼好,住的是豪華大城堡,天天有一堆僕人伺候,坐的還是約翰號空間穿梭機,打架也有你的分靈開外掛,爽爽享受全三界最頂級的黑科技資源,還有一大批複製不完的魔兵可指揮,走到哪威風到哪,簡直是讓人羨慕嫉妒恨唷,看得人家也想跳槽了。」

  安慈與眾偵察員:「……」

  這個畫風好像不太對?

  「唉,再說到我們可憐的偵察員啊,上山下海幹得要死要活,連談戀愛的時間都沒有,還天天被打成豬頭,卻才領那麼一點薪水,別說買房了,連車子都是公家租借的,地府還常拖欠工資扣獎金,表現得太優秀又會被同僚嫉妒、被上司打壓,冷不防還會被壞蛋陷害,背上莫須有的罪名,偏偏閻王們一個比一個還豬,居然連查都不查,就直接判刑!」

  眾閻王們:「……」

  嘲諷可以不要開那麼大嗎?謝謝。

  蔚仙彷彿沒感受到眾人的心聲,還分享了一堆地府勞工生活之險惡,講得很是憤慨激昂,聽得諸位偵察員淚流不止,真是沒比較沒傷害,現在的他們都生無可戀了!到底這位監審官是豬隊友呢?還是豬隊友呢?有沒有這麼長他人士氣、滅自己威風的?

  不過,蔚仙的下一句,又讓他們撿回碎了一地的玻璃心。

  「但是,站在這裡的每一位,不論處境有多刻苦、敵人有多強大、希望有多渺茫,都願意拼盡一切,保護這世界的每一個生命,他們都是真正的英雄,克里斯也是。」

  「……」

  躁動的氣息倏然平息,差點散亂的人心又團結在一塊。

  安慈冷冷勾了下嘴角,加快手上的動作,「拖延時間也沒用,在我面前,你們的力量也不過是一隻螞蟻罷了。」

  「誰說是在拖延時間的?」蔚仙語氣不屑,「本仙君就是在嘲笑你啊,聽不出來?」

  「……」

  「即使你掌握了這麼多優勢,緊緊看牢身邊的人,也還是沒能留住誰的心,不管是克里斯,還是……」蔚仙頓了一下,特別拉慢語速,「你最敬愛的日帝。」

  安慈心中一噔,怒氣再度失控,「你說什麼?」

  他是日帝唯一的徒弟與侍從,是留在日帝身邊最久的人,也是陪著日帝到最後一刻的人,他們之間無所不談,沒有人比他更貼近日帝的心,就連月帝也只會守在月宮遙遙看望,卻什麼都不曾付出,這小子憑什麼資格敢這麼說?

  然而,蔚仙卻輕易打破了他一直秉持的信念。

  「呵,日帝將祭壇的機關改了,你知道嗎?」緩慢的語句以低啞的聲調一字一句擊打最不可侵犯的脆弱處,擾亂始終自恃的鎮定,就如同安慈以往對獵物的蠱惑,「他看出你心底的黑暗,所以,這麼多年來, 他從沒告訴你,最後的封印暗藏了修復結界的機關,他交給你的地圖也不是修改過後的版本。」

  「你胡說!」安慈驚愕地睜大雙眼。日帝不可能會這麼做!他們之間從來是親密無間,不論大小事宜都不曾有所隱瞞,這小子絕對是胡亂捏造!

  即便這是唯一能解釋結界被修復的說法,安慈也無法接受。萬年來的堅持與執念,不允許他相信蔚仙的話,更不允許他的尊嚴被如此踐踏。他是日帝唯一推心置腹的人,一直都是,否則日帝也不會暗示他天書的藏匿處!

  震怒之下,安慈一個魔氣暴漲,將幻境衝得搖搖欲墜,喧囂的人聲透過裂縫灌進來,其中隱約藏著一股澄澈而聖潔的靈氣,但他無暇顧及那靈氣為何,逕自扭曲著漲紅的臉,在結界被他一口氣撕破之際,揮去凌厲的掌風,陰毒的黑霧宛如一把巨刀,沿途劈裂了地面,襲向一朵正翩然飛舞的黑蝶。

  「貴人大人!」

  令人窒息的魔壓迎面撲來,眾人備防不及,以為貴人要慘遭毒手時,就見那那魔霧忽然停住,像被誰拉住尾巴般,往旁甩了一圈反扔回去。

  極其眼熟的反擊手法讓安慈一愣,接著渾身一震,竟見人群散開,一抹身影在銀白靈光的包圍下怡然獨立,那人明明穿著再普通不過的襯衫長褲,卻彷彿凝聚了所有的光華,照亮亂世黑暗,只為淨化世間的污濁,一如傳說中拯救眾生度過審判末日的神。

  安慈不敢置信地顫著嗓音,「不……不可能,你怎麼會……」

  「嗨,終於正式見面了。」葉育放下伸出的手,揚起輕鬆的燦笑,就像遇見鄰家的兒時玩伴般,輕巧地喚起安慈在遠古時期的暱稱,「小安。」

  這瞬間,安慈的理智徹底中斷,眼裡只剩下葉育鮮明的笑容,讓他瘋了似地直撲而去,恨不得一把抓住對方,由裡到外地檢查一遍,確認這人是否真實,再親手撕碎對方。

  神子不可能還活著,他親眼目睹葉育被天誅五雷劈中,唯有魂飛魄散一途,何況守護者黑晊世也死了……不,不對,董司常能用傀儡術騙過全地府人,黑晊世也能用傀儡術詐死,但沒有天書,守護者空有神族印記的力量也沒用,除非……有人洩漏天書機密?

  過度的震驚與質疑使得招式毫無章法,暴走的魔氣張狂肆虐,將安慈的衣袍與頭髮吹得凌亂飛揚,彷彿五年多前那場誅魔戰役的重演,卻是反了立場。當初失控如瘋魔的是葉育,如今卻換成了安慈,當初淡定觀望的是安慈,如今卻是葉育從容引著他避開人群。

  頃刻間,兩人已過百招,速度快得讓人眼花繚亂,兩道強大的靈壓相互衝擊,掀起一陣狂風,各陣腳的黑化物再次匯聚,於低垂的天幕形成一個巨大的旋眼,在眾人頂上發出轟隆低吼,震得人渾身發顫,似乎連骨頭都被插入寒針般刺得發疼。

  這就是他們與暗隱主之間的實力差距!

  所有人都捏了把冷汗。安慈說得沒錯,就算集結全世界的靈能者,在這個大魔頭面前,也不過是隻能一指捏死的螻蟻,此刻,他們只能將希望寄託在神子身上了。

  兩人打著打著,漸漸升至高空,葉育稍感吃力地化解一招過於凶險的攻勢後,安慈才猛然清醒過來,退開一段距離上下打量對方。他感覺葉育的力量變了,明明還是人類,卻隱隱有神力甦醒的跡象,莫不是……

  他朝底下望去,赫然發現人群中有一龐大的法陣,上頭刻畫著許多艱澀難解的神族圖騰,陣腳外有六位閻王護法,一名黑衣男子佇立在陣眼上捏訣念咒,不正是黑晊世?

  只見黑晊世一身罡氣金光大放,靈力源源不絕地灌入地面法陣,讓不知何來的風一點又點地將大地之力送往葉育體內。

  守護者正在解開神子的封印!

  葉育明白安慈遲早要發現法陣,也沒急著去阻擋視線,只是淡定地懸在空中。

  「董事長剛說才漏了,其實,還有一個人你很早之前就沒留住。」葉育拉出藏在衣內的姻緣鍊,銀白的細練上除了有黑晊世以心頭肉打造的紅玉晶石外,還有一枚極為眼熟的戒指,那戒指與約翰戴在無名指上的戒指一模一樣,「多虧你將所有知識,包括對天書的瞭解,都傳給了他,我才能順利重生。」

  「什麼?」安慈瞪著那枚戒指,彷彿被一記轟雷劈中。

  約翰早就叛變了?

  純惡之魂生來沒有精魄,沒有靈魂之心,就天生沒有良知、沒有情感,只會依憑本能喜好行事,怎麼可能會為了一個仇視他的人,背棄能給予他所有好處的飼主?

  安慈從不相信純惡之魂會對一個毫無利益的人執著至此,正如同他不相信一個魔君真會為一個人類違背整個魔族的期望,然而,不止約翰做到了,欲魔也做到了,甚至理應被其他六位魔君控制的路西法等人也是如此,這一切完全超出了他千萬年來的認知。

  他眥目瞪著葉育,白淨的面容滿是不甘,半晌後,他收起怒容,勾起諱莫難測的微笑,眼裡有玉石俱焚的瘋狂,「你們以為把我困在人界,天界就沒事了嗎?」

  蔚仙的聲音悠悠亂入,「我們已經知道你教唆七星控制泰清造反了。」

  「那你們知道我的分靈早就潛進去了嗎?」安慈陰惻道:「會是附在誰身上呢?呵,約翰的病毒如此好用,難道我就沒想過也造一個?」

  蔚仙臉色一變,若說天界有誰最可能被安慈附身,他第一個能想到的就是被刺激魔格的泰清,否則天帝親下的封印怎麼可能說破就破?

  他想了想,趕緊在通訊器裡說:「小育,雖然阿拔已經確定安慈的本體就在蘇他城裡,但他的修為高出我們太多,我只能看出眼前的這個安慈確實是分靈,所以在兩天兵他們到雷神殿之前,你千萬要小心,我怕他還保留了實力。」

  「放心,我說過,天道都看著我們。」葉育望向法陣中神情漠然的黑晊世,不解地蹙了下眉,低聲說:「你們幫我保護好執事,安慈殺不了我,就一定會找他下手。」

  果不其然,他們話才說完,安慈就飛身朝黑晊世衝去,葉育立即一個瞬移擋在前方,誰知,安慈突然急墜直下,往柏油路重力一擊,地面頓時裂開幾道溝壑直逼法陣,六位閻王緊急放出靈壓阻擋裂痕,濃烈的黑霧自裂痕竄出,化成數以萬計的魔物。

  即使渡化地力暫時逼退了魔族,也清除了部分黑化物,但蘇他城的煉魂陣尚在,慘死居民的怨念,加上歷史洪流在這塊土地上根深積累的黑暗,令此地成了匯聚黑化物的至陰之地,對安慈來說,是最方便煉出魔物的地方。

  這些魔物雖然低等,卻生生不息,最是惱人。

  包閻王立即下令:「為守護者護法,助神子覺醒!」

  真正的大戰這才開始。

  ☆ ☆ ☆   ☆ ☆ ☆   ☆ ☆ ☆

  後記:

  小育帥氣出場!

  安慈的臉被打得啪啪響,董小七還順道爆打閻王們的豬臉,狠出一口氣XDDD

  話說回來,泰大神是天生半魔的秘密,在第二部的番外《渡劫》第十篇就有暗示囉

  (其實《爆炸頭不要來》裡泰特斯的遊戲角色也是超大的暗示AwA(伏筆埋太遠#

  下一篇,小育繼續爆打安慈,兩天兵神助攻(???

  【下篇預告】《誅魔天雷》: 字數約五千多字,禮拜一發。

  ★【靈能偵察系列】

  第一部:在結束時開始

  第二部:渡入魔途

  第三部:暗境重生

  歡迎追蹤>////<

  微博:http://weibo.com/meowbark47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05.10.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