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认领:6月17日13:27 用户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百零三章任他踰矩又如何
作者:南佬      更新:2020-06-30 00:00      字数:2201
第二百零三章任他踰矩又如何

  如今的大周皇宮,多了兩個院子,原本的矮牆外又多了三道高牆,腹地又更廣了些,走進內院,昔日斑駁的紅木大樑已重新刷上金漆,樑頂旁大柱一尾鑄鐵盤龍璇柱而上,龍爪、龍眼處上燃有燭台,微光暈暈點亮更添莊嚴。

  隨敬安入書殿,謝主恩站在門外便聽見一陣慌亂收拾布卷的聲音,他悄悄探頭,地上讓灑落了一地的百女圖像,其中一張順著風吹飄呀飄的落在他腳前,他彎身伸手才要幫著撿起。

  「別碰!」

  謝主恩讓喊的一愣,姬發慌張又說可以碰,語無倫次的踢掉他眼前的百女圖。他這麼一踢,反倒讓人覺得欲蓋彌彰,姬發煩躁的擰緊眉心,欲言又止。倒是謝主恩仍是彎身撿起讓踢掉的百女圖。

  「李嬛,李靖最小的閨女。」

  彎身又拾起一幅,是位丁姑娘,圖後寫著潘啟表外甥女,聯撿了三幅,最後讓他撿著呂尚之女邑姜。莫名抗拒,像是讓命運推著走一般,邑姜這個名字終究還是出現在大周皇宮內,這會兒就差一步,就能順著歷史所載那般踏入後宮與武王相親相愛。

  「李靖野心大,此人心思多,當論功封賞,倘若只單單依著百女圖納其閨女入宮,李靖當會自恃把權,到時候外戚亂政不無可能。潘啟與他走得近,此下抓了為表外甥女上來,是不是親戚都說不準,此二人不能選。」

  局勢使然,武王本來就得娶親,為人臣他該懂事的分析朝局。謝主恩斂下銀白色睫毛,心上像遮了一塊烏雲一般憂鬱,他覺得自己現在這般分析是對的,他也該這麼做,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拿著邑姜的圖像,他卻得鼓起勇氣才能開口。

  「呂尚大人自成一格,與各大臣友好,卻鮮少與人深交。」

  單看昨夜茶樓一聚,呂尚當面掃徐相一的臉,那副不願多談的模樣,怕是不與他們同一路,去茶樓一聚該是衝著四王爺的面子去的。

  「拉攏此人,聖上推行新政,當能事半功倍。」

  「朕不喜歡他們。」

  謝主恩停頓了幾粒沙時間,始終低著頭,手裡又拿起另一幅蘇姚文大人的閨女圖。

  「那這位蘇柔姑娘如何…臣不識蘇姚文,但聽聞他與呂尚大人是至交,後宮若添此二位大人閨女,聖上當是如虎添翼,各添左右臂膀穩住朝…局…」

  朝字說一半,姬發便不耐煩的抓下他手裡的圖,抬手一把扔出書殿。姬發罷袖,轉身走回大座,他站在案桌前,大手掌抓著桌上的圖像。

  「朕聽你的話,覺得很對,朕也該這麼做。可聽了朕卻覺得難過。」

  他留給謝主恩一道背影,是失落?是失望?還是寂寞?謝主恩不敢妄自猜測。

  「朕等了許久。今日難得一見。是朕不對…竟在這日讓你見著這番窘樣。謝主恩,今兒你先回去吧。朕…朕想一個人靜靜。」

  朝姬發背影默默地作揖,謝主恩退出屋外,他站在門邊許久、許久,他該走嗎?該。可他想就這麼離開嗎?不想。人生際遇就是這麼微妙,該做的和想做的往往都是背道而馳。他窩在門邊,屈膝蹲在門外石階上,他想了很多,也什麼都沒想,愣著望天看草,這會兒天空又是一陣烏雲密佈,轟然雷聲伴隨一陣驟雨落地—

  屋裏姬發雙手撐著大桌,他閉眼像在壓抑什麼情緒一樣側緊眉頭,直到耳邊傳來驟雨浠瀝瀝的水聲,才想著出門晃兩圈,回頭好去西院和謝主恩賠不是才行,可賠不是之後呢?謝主恩是不是還是會扔下他,以臣的身份,讓他娶親…。想著心頭發酸,他的想念倒頭來也只是自己的事兒,無關謝主恩。伸手招來喜福讓他將畫收起,喜福自內廳走出,眼神不自覺的掃過門外。

  「怎麼?」

  喜福收回眼色:「無事。奴才這就收拾。」

  他一直都在內廳,隔著珠簾置身事外的看著眼前兩人口不對心的對話,這會兒還想著是不是該提醒聖上,謝主恩還蹲在外頭。可想了想,還是選擇沈默。姬發自然不知道他的心思,轉身便朝外頭走去,才跨出門便是一怔。

  「你…」

  銀白色的小腦袋瓜掛在膝蓋窩裡,謝主恩低著頭,視線似乎是落在他的龍靴上,悶著嘴說著悶悶的話,含糊卻還是聽得清他在說什麼。

  「臣沒扔下聖上。」

  雙手環著小腿,謝主恩用食指在地上沾水寫字。

  「臣從來都不是拋下人的那一個,臣的娘親也好、帝辛也好…臣都曾想要好好的珍惜他們。臣一直在想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才讓他們頭也不回地拋下臣。可自從聖上抓著臣說讓臣一塊兒逃跑的時候,臣才醒悟。」

  食指一筆一畫的寫著逃字。

  「他們只是心裡有比臣更重要的東西罷了。是臣傻的將他們放在心裡最重要的那個位置,以至於後來想起他們…」

  他摸著胃,輕笑,笑得寂寞。

  「就胃疼。」

  姬發眉眼一動,心臟讓他每一個字揪著勾著,他在想他和謝主恩的關係是要比其他人還要好那麼一些,他們寫信,他們聊天,什麼逃跑、什麼想著誰就胃疼,這些話若不是經過歲月累積,誰能聽得懂。而他懂。那些在他們倆無依孤獨的時候,陪伴在身邊的是彼此,誰也沒有離開誰。

  「朕呢?」

  他對他始終不敢前進一步,這會兒伸出發顫的指頭撩起謝主恩額頭瀏海,順著髮鬢銀絲勾撩,細滑髮絲順指滑落。他們倆對望,琥珀色眼瞳是他的倒影。

  「朕在你心裡哪個位置?」

  謝主恩一愣,緩緩低頭,他答不上來,該說是答了又如何,武王還是得娶親,而他只能陪著他娶親。沈默引姬發苦笑,怕是連上心也沒摸著邊,他又怎麼捨得讓謝主恩為難,轉身回屋,才走一步,褲邊衣襬卻讓謝主恩攥著,抓皺的衣褲,微微顫著,謝主恩的手抖得厲害。

  「這裏、還有這裡、還有這裡…」

  蔥白玉指指著頭頂、眼睛、喉嚨、胸前,順著往下指著地上沾水的逃字。

  「臣覺得不該如此。這會兒又踰矩了?」

  姬發望著地上的逃字,他心跳隆隆震耳,吞了一口口沫已經分不清是哽咽還是緊張,鳳眼與謝主恩對望,眼瞳映著他膽怯不安的小臉。姬發緩緩地蹲下,像個孩子般蹲在他身側,手順著褲邊一指一指的勾纏謝主恩的手。有他在,任謝主恩踰矩,又如何—

  ***南佬原創***

作者有话说:

南佬的話:
感謝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