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前路小说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百零二章 小斑離宮
作者:南佬      更新:2019-07-14 19:39      字数:2861
  三央院大門打開,小小的身子穿著整齊乾爽的綠繡衣袍,小斑乖巧的邁步跨出比他半個腿度還高的紅門檻,頭始終垂得低低的,不安的抿緊唇。無花在後頭嗚噎抽泣,哭得不能自己,喃喃直念著他的名,小斑這才回頭,灰眼瞳也是傷心不捨。

  「保重。」

  「嗚嗚嗚…」

  無花哭得癱軟,他身邊的無鳴臉色也好不到哪,雙眼泛紅,兩隻鳥本來不合的,這會兒卻抱在一塊,小臉都苦巴巴的。只是這次無鳴比無花來得強悍許多,忍著哽咽,朝小斑大喊。

  「無玉。我和你換!那色鬼原本也是要選我的,不該由你頂替!」

  他一喊,無花哭得更淒厲,也跟著喊一句。

  「嗚嗚…不,要換也是我換…都是我害的…」

  小斑灰眼瞳聚淚卻忍在眼眶邊,忍著、忍著—

  日前辣木方番主前來挑選,一待便是三日,明眼人都瞅得出來他屬意無鳴,可無鳴不願意,鬧得番主不悅,抓了無花隨便一扔就說要他,當下,他見無花嚇白了臉,便跪地求請恩賜。

  「我走了。你們保重。」

  無鳴不情願的又是一吼,在此下,他強硬堅韌的性子更是顯露無遺:「狐狸精呢!你走了,他怎麼辦!」

  小斑真的忍不住眼淚了,趕緊別眼,粗魯的用手背抹去眼淚,哽咽了兩聲:「我…我…我…」還是哭了,哭得像個孩子,背對他們的小肩頭哭得抖瑟:「…為我…好好照顧他。」

  說完,他便頭也不回的,跟上孫福領路的腳步走出院子,無花和無鳴只能追出門外五呎,望著高牆下他哭得發抖的小身影,又是一回呼喊,小斑、小斑—

  小斑粗魯的抹淚,可眼淚早就沾濕了衣襟衣袖,任他怎麼抹,小臉上還是一片濕潤潤,他像個孩子仰頭哇哇抽了個充滿孩子氣的哭嗝,孫福這才停下腳步,回頭老練的抽出衣襟裏頭的帕巾,掛在手掌上一掌抹上他的小臉。

  「辣木方番主性子爆,脾氣差,可他這人講信義、重情感,也明白事理,若非生在大商之下,番主也能自成一方霸主。你跟著他回去,好生照顧,當個小奴才跟著他當不會吃什麼奴隸俘虜那種流血破頭之苦。」

  小斑沒想過這種凡人的事,好生照顧?於他,奴才和奴隸的差別,也只是一字之差,他一隻豹子精,除了打掃、跑跑腿,照顧人的事兒從來沒做過。灰眼瞳逐漸冷靜下來,孫福見了便又多和他說兩句,說了辣木方與大商不同,番主分長、次二位,長番主維持辣木方右側,次番主保衛左側,一個靠山,一個偎海,靠山的食物少,氣候也偏寒,連著地形也沒偎海的來得舒適。孫福說話像是在說故事一樣引小斑好奇,小斑仰頭望著他,小手不自知的像孩子一樣攥著孫福的手。

  「那這位番主是靠山吃飯的,還是偎海的呢?」

  孫福瞄了眼他抓攥的小手,有那麼點掙扎要不要甩開他,但瞅著他那副天真可愛的模樣,便隨著他攥。可他畢竟是壞心眼、見不得人好的孫福,這會兒便朝他賣個關子。

  「你自個兒問去。不同你說。」

  小斑失望的低頭,讓他問?也罷。番主當不會理他,瞅瞅這幾日番主挑妖的模式,當是喜歡鳥禽類多餘他這隻豹子。踩著乖巧卻又郁悶的腳步過重門,在鐵門唧呀一聲打開時他才真切的覺得不捨,頻頻回頭—

  「現在才不捨?」

  「…不…嗯…我、我…」

  吱吱嗚嗚的,小斑也不明白自己還想說什麼,他想說的太多,像是他不是故意躲著狐狸精,真的不是。還有,他一點兒也不氣狐狸精沒回來,因為他知道狐狸精一定會回來找他。

  歸根究底,那要怪他。真的要怪自己。獸物尋氣味找著另一半,他等著、盼著狐狸精,可他終究不屬於自己,染上了那抹嗆鼻的氣味。

  怪他。全都怪他。自顧自地戀上狐狸精,才讓那抹味道辣紅了他的眼,嗆麻了他的鼻子,苦得連口舌都會打顫,酸得他心頭冷一直竄,連一句再見也無法告訴他。

  「孫福大人,狐狸精他…」

  孫福沒應聲就等他說完,小斑突然抽開攥著他的手,雙膝蓋跪地,朝他叩拜。

  「我小斑不懂凡人規矩,但知道凡事要求人就是要跪地。」

  灰眼瞳滾出一顆顆珍珠大的淚滴,滴滴答答地打在地上,孫福眉宇間微微輕擰,倒也沒阻止他。

  「小斑求您,多、多、多很多很多,多多的照顧狐狸精。」

  說多多多的時候他雙手臂拉的大開,染熱紅的雙眼瞳仰望孫福懇求他答應。孫福不著痕跡的悶了一聲,一把抱起他,為他拍拍膝蓋頭上的髒泥。

  「見你這般有誠意,我答應你。好了。辣木方的人該等你了。走吧。」

  站起身,孫福順著他的小胳膊牽起他的小手,輕輕的攥著,放慢腳步,一步步領他過一重又一重的大門—

  小斑身形矮小,面對高大的番主,守規矩的叩頭行禮,番主沒給他好臉色,嘖了一聲。

  「你自個兒選座轎子搭吧。」

  番主當是喜歡無鳴喜歡得緊,這會兒不樂見他,想將他關進那叫轎子的木籠子裡。他灰眼瞳掃過眼前幾座轎子,都是大轎子,他就這麼一個小身子不需要大轎子,短短的食指,指了眼前正中心那座掛著藍色帳布的小轎子。

  「那座。」

  克塔爾齊順著他食指一望,劍眉蹙擰:「誰教你的?」

  「教?教什麼?」

  「沒人教你,你怎麼會選那座!」

  番主果然如孫福說的性子爆得很,不過倒也親切,這種爆性子和大斑一個樣。熟悉爆性子,他沒覺得害怕,像個充滿理智、早熟的小老頭緩緩開口。

  「我個兒小,那座木籠子就夠了。」

  「木…籠子?」

  「是。我是妖,雖不懂得凡人說的奴隸和奴才有什麼差別,可小斑我知道不管是奴隸還是奴才,和番主就是不同。」

  克塔爾齊本想問他一句有何不同,但回頭一想,他本是想收集全天下鳥禽,可這回收了隻豹子回去,想想就是不甘願,收他回去他還擔心這隻豹子將他的鳥都吃光。

  「哎!別用奴隸二字。那可是重罪!」

  讓大商聽去,惹他們倆方嫌隙!

  「還有你別給我壞事就好。就你這屁孩,本王還沒指望你當奴才。」

  回頭便讓他跟上,小斑倒也乖巧,他不像克塔爾齊那麼輕鬆的跨步上轎子,於他,他還得用爬的。還好,他是豹子,爬樹爬木籠子難不了他,入轎子後沒敢坐在椅子上,他乖巧的屈膝窩蹲在地上,抬眸卻疑惑的望著克塔爾齊。

  「番主。您也要關在這兒嗎?」

  克塔爾齊擰緊眉頭,這座藍帳繡五彩金絲的玲瓏轎子那是世間少有,怎麼、怎麼就讓這隻豹子說成木籠子!還是最小的木籠子!他臉面有那麼一些些掛不住,感覺這隻豹子就是不懂他的美感、品味、藝術和珍藏!別過頭不打算理他。小斑對這木籠子有那麼丁點好奇,這木籠子還有小窗呢,撩開布簾,他回頭遠遠了望去,灰眼瞳浮出和狐狸精的種種快樂。克塔爾齊瞟了他兩眼,瞅著他那雙像是歷經滄桑的灰眼瞳,不耐煩地嘖聲。辣木方裏頭老人一堆,暗暗嘲諷自己,遠道而來,又拎了隻小老豹回去,沒理會他,別過眼朝另一頭遠望。兩人一人望一面窗,久久不再開口。

  十丈重門打開,宮人尖聲喊到起轎,下鞭。辣木方馬鞭一策,馬車如流星畫過,一盞盞騶爪燈隨著他們呼嘯而過的腳步一盞一盞為他們點亮指路。

  宮牆內,一抹銀色身影破雲踩簷過了一座又一座的院子,最後落腳於南門牆塔之上,微微升起的日光一點一點照亮他的小臉,慘白的小臉此下看起來更加死白,隨時都像是要暈了一般,一晃身,又是一抹旋風颳來,是玄暘領著帝辛而來,獅頭低彎引帝辛下駒,帝辛張臂一攬接住他搖搖欲墜的身子。謝主恩無助的抓著他的衣角,仰天呼嗷一聲。

  呼呼—

  呼—

  「寡人不該任著辣木方挑選的。」

  「不。」

  謝主恩穩著身子,站在高點,將眼神放遠,望著遠走的馬車。雖不是親身,他卻比任何人都了解小斑。若不是小斑自願,那是誰也拉不走他。

  「與你無關。與你無關。都怪我…都怪…」

  帝辛提袖朝他小臉抹去,抹去他早已泣不成聲的淚水—

  ***南佬原創***

作者有话说:

南佬的話:
感謝等待、推薦評分、送小發兒~
感謝小玲瓏留言(已經回覆),南佬也滿喜歡小斑這孩子的~(小斑會有他自己的番外篇,不過也是伏筆,不能透露太多)感謝小書迷喜歡~謝謝謝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