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前路小说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七十八章你這個天機不太靠譜
作者:南佬      更新:2019-05-15 00:00      字数:2178
不知是不是謝主恩的錯覺,他老覺得有人在偷窺他,猛地回頭又不見人影,搞得他精神緊繃。

  「嘩!無恩!」

  無花拐個彎頑皮的嚇謝主恩一跳,謝主恩還真讓她嚇著,拍拍胸口。

  「呼~是無花啊。」

  「自然是我。怎地?真嚇著了?」

  彎腰由下朝上望向謝主恩,謝主恩輕捏她淘氣可愛的臉。

  「嚇著了。心、膽、肝都嚇爆了。」

  「噗~這可比鳥還膽小了去。哈哈~」

  無花銀鈴可愛的笑聲惹謝主恩莞爾:「無花。那個…」

  「你又要問問小斑如何了是嗎?」

  「嗯…」

  這又過了數日,小斑還是躲著他,偶爾能見著小斑在牆邊偷偷望著他,可每每他一靠近,小斑便閃得遠遠的。無花食指搔搔臉頰,小圓眼瞟動,嗯嗯啊啊的說了很好什麼的,可走了兩步後她便逃不過良心,全盤托出。

  「起初我就當他和你鬧憋扭,便勸他,鬧憋扭也要吃飯,可小斑只顧著哭,什麼也不說。無恩,他可是哭了一整晚,連著這幾日夜裡還會抽哭嗝。」

  見無花說得不捨,謝主恩心頭更不捨,白皙的臉搭著他擔憂的垂眉,整張臉都糾結成一團。

  「這一足月,他可吃好?睡好?」

  「最近好是好些了,就是時常發愣。無恩,你是怎地惹他的,小斑他這回可真的難過極了。」

  「我…我當是答應他回三央院,沒想見又拖了幾日回來,惹得他不開心。」

  「就這般?」

  無花小雀圓眉擰捲,他認得的小斑那是對無恩異常的包容,無論無恩讓他等多久,小斑都會像個傻子一樣癡癡的等。

  「小斑想你想得緊,你回來,他還不黏緊你,怎地還會與你鬧不開心。」

  謝主恩低頭嘆氣:「我真不知道小斑氣我什麼…躲我躲得緊…」

  無花伴著他走了兩步,聞著小廚房飄來的豆香味,然後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一樣雙手一拍,喊了一聲。

  「小斑之前邊哭邊睡的時候說…狐狸精的味道辣得他無法靠近…說完又大哭了許久,連著睡覺都喊著夢囈,嚷著讓你別離開他。」

  說起這個,無花捂著胸口,她是真心捨不得小斑,倘若小斑也能這麼將她上心,那該有多好。

  「無恩,你真沒想起什麼嗎?小斑要是再這麼下去,我可要氣你了。」

  直率的言詞,謝主恩心裡有幾分感動,可聽見那什麼味道辣得他無法靠近,眼皮忐忑不安的顫跳了下,提起手腕讓無花聞聞。

  「我身上的味道辣嗎?」

  無花認真地嗅了嗅:「不會啊,還有檸檬油味兒呢。」

  謝主恩自個兒也聞了,身上除了他抹的檸檬油的清香味兒,什麼辣味也沒,轉瞬間又想起玄亦的話。

  “…你身上已有他的龍氣竄流,能驅趕覬覦你的妖物…”

  當是不會,那可是小斑!搖搖頭甩去這可笑的念頭,他塞了晚膳留下的果子給無花,說一個給她,一個給小斑,讓她多陪著小斑。無花理所當然地答應,撇撇嘴說不用他賄賂她,她也會這麼做。謝主恩這才舒心的笑了。

  和無花說完後,他又是一夜難眠,坐在外頭的長椅仰望那一輪難得露臉的皎潔月色,最近他怕是心煩,夜難眠,白日又疲倦得很,還有肚子老是覺得餓,可真要到了吃飯的時候卻又食不下咽。

  「又吹風。」

  「玄亦。」

  「我瞅著小斑一日不回來,你便一日無眠。」

  謝主恩仰靠小窗台,撇撇嘴:「他如我的孩子一般,我自然掛念著他。」

  玄亦坐在他身側,聽見那如孩子一般的言詞,淡淡的斂下眼,細聲:「你是狐狸,他是豹,畢竟是不同的…」

  「什麼?」

  「無事。」

  抬眸,也就是抬眼間的一瞬,玄亦猛地帶點驚訝的攥住他的手,謝主恩被攥得莫名其妙,看著玄亦愣愣的盯著他瞅,更是莫名。

  「玄亦、玄亦?」

  「無恩,你…怎地近日都沒待在革虞院?」

  他的手順著無恩的手胳膊滑下,攥著他的手,溫柔的攥了攥,嘴角露出一抹瞭然、透徹的笑,探眼見謝主恩欲言又止,他便又補了一句。

  「怎麼這副可憐樣?」

  「不可憐。我當是自個兒也能好好過。」

  玄亦兩眼又瞅向他,像是將謝主恩仔仔細細的打量一遍,最後定睛在他胸腹處,嘴角又是一抹笑意:「自個兒?呵…倔強。」

  「哪是倔強…」

  玄亦成熟的笑罵,如兄長般的關懷,謝主恩心頭一暖,他從沒好好享受過友情、親情、和愛情,此刻面對玄亦這般溫情,竟有點感動得想哭,抱著屈膝,下巴靠著膝蓋間的凹處。

  「玄亦,我…我就告訴你一事,你可別笑話我。」

  「嗯。」

  「我啊,知道未來的事,就是你們說的知天機。」

  玄亦有點懵,傻愣地問:「這和你去不去革虞院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帝辛他…」

  吐了一口悶氣,謝主恩這會兒還真是一副小可憐樣,抱著屈膝,眼睛望著白嫩嫩的腳丫子,腳趾頭還一曲一曲的舞動。

  「帝辛他來日裡單單只會寵愛華妃妲己,我去攪和什。」

  「單寵妲己?你這個天機不太靠譜。」和他腦海裡的先祖遺願全然不同。

  謝主恩不服氣的嘟嘴:「是真的。」正反說他是從未來穿越來的玄亦也不信,他也不解釋了,噘嘴說起心事:「我啊,可不想再…我是說我不想愛渣男,不想委屈自己等著人疼。」

  玄亦眼神一愣,伸手摸摸他的頭,他是聽不懂渣男,可聽懂無恩的傷心:「你又怎地知道他疼的不是你?」

  「他後宮這麼多,還讓我什麼統御後宮,我才不呢。要疼我,就該專心一意的疼我…」

  沒與他爭辯,玄亦就伴著他,聊到他睏,回房時攙著他的手回房,謝主恩說他才沒那麼虛弱,玄亦笑說攙著得好,安心點。沒聽懂玄亦說什麼安心點,謝主恩沒好氣的合門,合門前又彷彿見著一人自屋簷閃身,定睛望去又是空無一人。

  門輕輕掩合,飛簷下牧怡隱身大樑,眼裡閃動漣漪—

  要疼我,就該專心一意的疼我…

  這句話聽著癡情,搭著無恩那張無辜小臉,一顰一笑牽引他怦然心悸,久久不能自己。他一夜無眠,待天翻魚肚白望著朝日,又見腳底下無恩推門走出木門的笑臉,藏不住的情感,嘴角露出一抹喜愛的笑意。

  ***南佬原創***

  南佬的話:

  感謝夜月贈月票~(*ˉ︶ˉ*)
  感謝推薦~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