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叔侄小日常随笔·5
作者:妙颂九方01      更新:2020-10-30 14:02      字数:3435
  糟心日子—5·早立秋·穿朝轿

  雷金纳德举办的书画笔会线上云展结束,就应南疆省委提议衔尾下次展会,与南疆驻京办携手举办助农园艺展会,邀请各地农林大经销商到京会商;雷金纳德酒店接手的是园艺盆景部分。

  萧正对于助农复商的倡导大为赞赏,为表示支持鼓励,把自己温室里精心培育的分株古莲交给李竞参展,并让他们在展会后交给园林部门,由专业人士照料。终归上了年纪,把弄些小花小草含饴弄孙是最实际的乐趣,没必要非得追逐格调,凡事尚品。

  闭会前,老园艺师专程来看过古莲,对李竞和蒋敬璋当面关照说:展会的环境不利于古莲生长,须及早移到专用花房。他已经准备了专用植株培养箱,可以最大程度保证古莲移动。李蒋二人闻言就带着老园艺师开车去往园艺所,一为借取培养箱,再就是请老爷子扮演一回‘通关文牒’,直接开车进园。

  古园林目前正执行预约限流开放措施,主展区的人流锐减一半还多,靠近工作区的道路则越发幽静深凉。用老园艺师的话解说,古建园林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几百上千年的文化沉淀,无论草木砖瓦还是金石文玩多少都有了灵识。置身其中举措触碰务必要心怀敬畏,不能喧哗造次,更不能象在郊野中那样肆意玷污。

  装好培植箱驶出园艺所没多远,狐狸说内急要去卫生间。李竞把车停在开阔处树荫下灭火等他。

  不料仅仅这穿插交错的几分钟,就闹出了癞蛤蟆跳上脚面的事。

  兀然间一股不为常人所察的气流直排过来,其中裹挟着撕扯、扭曲等多种非正常冲破和缓的信息,李竞扭头调集目力便看到熟悉的身影匆忙爬起身疾步追进,身影前分明是越野车辆的形状加大动力,欲图甩脱后面的追赶者。他不作多虑发动车子直插向道路中央,点刹拨方向盘圈正角度尚未完全停稳,从后窜出的越野车就撞在右后角上。小巧伶俐的Polo就打着滚儿的翻进树丛里,被巨大的合欢树干挡住,竟然奇迹般立正站直。

  就在蒋敬璋目瞪口呆的凝视中,李竞摘开安全带撞开车门钻出来,疾步冲到越野车前拽开驾驶位车门,将趴在方向盘上装死的司机拖下来,挥拳就喂在那家伙的面门上。

  林笛急急赶到事发地,一见被撞车辆状态,感觉浑身汗毛孔都再往外喷凉气。转头揪过肇事司机抡圆了抽了两个大嘴巴,然后回头就朝公园保卫处干部破口骂:“都他妈抢着找死呢吧!敢瞪着眼跟我编瞎话,什么‘好比地震造成的小震荡’,扒开眼睛看清楚,你们家闹地震能翻出一溜滚儿啊?!”

  肇事的司机和同伴被一副手铐连在一起,自发生撞车之后已经接连挨了几轮嘴巴;可是赶来定责处置的公园保卫、市交管人员甚至是刚跑来负责乙方追责的人,都是一副如临天塌地陷的沉痛架势,唯独对被撞车司机的身份缄口不言。他委屈嗷啕更不服:“你们敢暴力执法,我要投诉你们!我姥爷是老八路,他的部下···”

  “闭上你的臭嘴,你个贼揍的傻逼!”公园保卫处的小头头儿运足丹田气切齿怒吼道。“再咧个破逼嘴嘚啵什么‘赐封紫禁城骑马坐轿’的闲茬儿,我直接把你丫倒着塞化粪井里。”

  无需见怪保卫小干部暴跳如雷,因为此时该公园行政一把手和公园保卫处领导,正笔管条直地站在上级领导面前,汇报事件初步情况、接受严厉批评。一贯注重官体的领导眼下也是斯文全无,捶桌骂娘。

  肇事司机名叫施永立,家中确有早年在老区参加八路军的长辈。事发前两天携女友自驾游进京,当天与车友结伴,擅自持通行车证驾车进入古建园区疾驰穿行。现据市交管提供的血压检测显示证实,施某血液中酒精浓度达到100毫汞,属酒后驾车,未检出毒品成分。

  办公桌上电话响起,大领导接起来听两句就指着办公室门,示意保卫处头头去关门,再开口时语气也变得诚恳真切,肢体上也逐渐捋顺成垂首默哀形态。

  收线后他伸着巴掌给两位下属数点分说:园林局、文物局、市交管、公园所在辖区区长、政法委,还有一个云山雾罩的集团公司董事会。以上这些单位是首批被那倒霉秧子驾车肇事惊动出来的大角色。如果你们两个还想要屁股下的座位,接下来就都放聪明些。

  肇事司机施某被强制筛查过酒驾毒驾后就被即时收押。与施某同车的崽子侥幸放回时蔫得像风干茄子。两家家长追询情由,也问不清不出所以然;只记得施某是在事故当场就被拖上一辆箱车,也没看到车牌。那么关于收押执行归属哪个部门系统,暂押地点在哪里,一概无从查询。

  施家人当然要四处托老关系查访下落,然而十之八九的人听罢事情缘由后都摆手回绝。不尽然是人情世态不古,而是当真能量不济。

  个把识得内情的人才好心多附送两句聊作解释:现在虽然不提‘阶级路线问题’概念,但你家的事明显就是‘谁露面过问此事谁跟着倒霉’的形态。要实在不甘心,倒是能给指个方向,你们家这次磕到了硬茬——总字门里的太子党。已故老革命的牌子,表面看似针尖对麦芒,都是尖刺儿,其实根本没有对话可能。

  施某的亲爹施太行最后找到了邵明远跟前,请他帮着说两句好话。邵明远捏鱼食喂着奔头财神鱼,不阴不阳的说:“我先跟你提几个问题,完后你要还坚决要找人说话,我就舍这个脸领你去见西北狼。

  事发地点的级别属于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更准确说,那个建筑群就是一整个的文物。国家领导人和外国元首游览参观,都要遵照文物保护规定,步行进入其内。可你家孩子居然驾着大越野在里面驰骋狂飙,还让他副驾那孩子拍照传到网上?

  现在事情闹大,就肯定要追究:车辆户口归属于谁?通行证是那个单位签发的?在当前各大公园场馆严格限流的前提下是谁放行进园的?所有这些挂问号的单位负责人,与身为公职人员的施太行本人之间,有多大的利益往来联系?所有出面帮你说话的干部与你的利益交往有多大?”

  施太行老婆(已故老革命之女)没有反应过来,懵懵然问:“那能不能帮我们找受损失的车主、最好是当事司机,我们诚恳道歉积极赔偿他损失,不行我给他换辆好车···”

  邵明远差点把鱼食塞进自己嘴里:“那你是自找全家人都变成相片儿呢。太行复员留京工作几年,应该听过‘密字号人员’的概念吧;每个人的价值都是百十亿不换的层次。昨天在场的两个人中,恰恰就有这么一个角色。用辆十来万的车就想填坑?你可真敢想!如果他因此受到丝毫损伤,施太行一个副处级根本负不起这个责。

  劝你们一句,别再四处瞎捅咕了。如果查到最后,你家孩子真没毛病,最多就盯着酒驾行政拘留。可要是有病乱投医最后捅到坐龙椅的屁股上,就等着罢官抄家吧。”

  犯事儿落在别人手上或许能有些许回旋希望,但正落在顾寒江手里就死得透透的了。

  顾大官人飞车赶回京冲进高干病区,打眼就看见李竞正闹别扭,白眉赤眼的掰扯说,他要亲自去取高峰论坛的录屏稿件。林笛被他磨烦得要撞墙,抱怨说家里媳妇闹生理期,也没这孩子这么能磨人。

  看到小孩儿全须全尾,顾寒江走过去李竞按坐在床上,剥了病号服从头摸到脚,确认正如汇报所说:幸有安全带固定,只是有两处软组织挫伤和破皮儿。

  他回头把林笛刚才的提议原样复述道:“大林走一趟替李竞把稿子取回来,见到交接人可以拨视频电话过来,这样不就彼此确认了吗。”说着抓过毛巾被将小孩儿裹进怀抱里,感觉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回心窝。

  顾寒江知道李竞心里有疙瘩,而疙瘩结就在他这儿。

  今年两会的后期,顾寒江出于礼数拜望了进京参会的原部队老首长。不料反被老首长抓个差,撮合了一把相亲见面。女方是西北某市委书记千金,其父是老首长在地方任上带出来的得力部下,今年准备入围省委。

  碍于情面顾大爷没好断然推却,干脆的约见会谈,直接把问题摊牌。一旦有意结亲,哪怕仅是确定恋爱关系阶段,除去各样繁琐政审程序,还可能要求女方将目前一切学习工作社会交往,进行上报并按上级安排的无条件转换或终止,女孩子本人随时会进入到半隐或全隐的生活环境里。然而当前所见,女方家长与其本人的前程都是风头正起的趋势,请问你们真能甘心把一切说抛就抛吗?女方以‘遗憾’二字做出委婉答复。

  顾寒江自认为这类常在手指间掂量‘扯老婆舌头’的题目,不值得跟小孩儿念叨,就只字未提。可是终究会有鞭长莫及的情况,隔不到半天功夫,这股花粉风就吹进某些余热炽烈烧心的老干部耳朵里。

  已退位列席军政常委位置的叶长天,与原总后系统的老战友煲电话粥时,就好整以暇地建议说,目前正在各段位上奋战的中青年干部,已成为独当一面的中坚主力军。但很多同志在辛苦奋战的同时,顾不上考虑解决个人问题。作为他们的上级领导、师长,有必要做好后备补给工作,送去贴心你关怀,让他们安心于工作训练钻研。

  叶二爷被他爹追问过一次:你和谢蔚就真决心这么过一辈子了?

  叶成林用酸枝木如意给他爸敲着肩膀,白牙森森的奸笑道:“您要总闹腾后心凉,想找个伴儿解决生理需求,也不是绝对不可以。反正我不会让叶铎叶铄管她叫奶奶。可咱俩得说好了,谁敢祸祸我家那位,我就拿它当三牲祭礼去开光炼造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