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叔侄小日常随笔·4
作者:妙颂九方01      更新:2020-10-17 21:11      字数:3801
  糟心日子—4·临时隔离

  八十年代初受国情经济疲弱等各种异常因素限制,学校里普遍有学生零落辍学的现象,尤其是中学,能跋涉读到高中毕业的人数,往往剩不到入学开班的五成。他们面对的不都是升学路上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拥堵,更多是世情叵测、生道艰困的无常。

  奥运之后,叶成林曾读中学85届毕业的班长史爱民,通过各种渠道联络到当时还在国内的同学,组成了老同学会。事别经年再聚时的情形令人望之鼻酸,红白名牌鳞次栉比凑满一桌,红色代表在家养病尚可期来日再聚,白色则意味着已是生死永隔。

  母校如今已跻身为教育部直属范畴内的重点中学,以常年不断俊才层涌,在业界保持着传奇色彩。相较于历届毕业生成绩斐然彪炳校史,自85届前溯的初高中班,通常被严厉的教导处主任形容为:好则敦厚无奇独善其身,坏则是藏龙卧虎与藏污纳垢并有之所。叶成林所在班就曾为学生失落过多不得已合班,而站稳‘双藏’之说。

  今年聚会到场的同学仅围了一张十人桌。史爱民招呼‘生活委员’负责迎客就坐,并大声说笑烘托氛围说“姗姗来迟者多贵”。

  原语文课代表是女同学,翘着兰花指招呼着大家建同学群,兴致有加地例数已就坐的各界精英:商场、政途、军旅、财经、教学、娱乐、公益、医疗···诚可谓人才济济,来日务求相互帮扶借力行路。虽难免有夸大其词之说,用心也在情理之中。

  体育委员落座后向同学们解说:政治课代表刘默之刚打电话来向大家临时告假。今天下午突然接到卫生防控办紧急通知,刘默之就职的外经旗下机械司定性一例确诊,紧急排查密切接触行动途径数百人。现经上级紧急指令,要求全部办公区域封闭,即时执行紧急隔离消杀措施,该办公区周边方圆五公里内划为一级风险地区,所有单位、居民小区执行封闭管理,即日起执行全员检测排查,无死角消杀措施,各单位即日起改为全员居家办公模式。刘默之也为安全起见,自觉回家隔离检测,遗憾错过这次聚会。

  史爱民归坐后继续与其右手座上,已身为娱界大腕的图嵩聊当前大形势,此刻正分析到:座上首长对于斡旋制衡鹰鸽两派,以及对湾陆归并问题的出手策略。

  军字大院之间因门属类别等等因素,与生俱来有着油水不相融的潜意识。叶图二人在上学时交往就寡淡,及至今日见面,两人也是操着京片子互相问候,问对方老家儿时,‘叔叔大爷们’都是在家拉着狗遛孙子呢。

  图嵩是装司大院子弟,父亲没熬到挂将星就驾鹤了。子弟们也没能继承红色衣钵,都改弦更张闯进另外行业领域;比如图嵩,就在帝都界面的娱字门口竖起了纛旗。

  开宴作文是由班长史爱民发声,他端着酒杯说:十年乃至于十五年前讲究‘一朝称雄’,随着世情多元化快速变换,现而今讲究的是‘剩者为王’。能从各种艰难困苦波诡云涌的动荡中挣脱冲杀出来剩到最后的人,无论是笑到最后还是满身血污艰难爬行到今天的,都是人中之精。

  成林无意参与周遭的时事娱乐播报,很随手的在手机‘热点时政’APP的城市健康搜索栏里写了外经机械司,手机屏幕上很快就弹出地理位置图。成林看完就起身捏着手机走出包房,拨叫谢蔚的私人号码。

  电话是秘书小曲接的,还是多年习惯开口叫叶哥,据实回答提问。

  外贸机械司紧邻金监中心,每天都有往来办公办事的情形;且两家单位都与底商淮扬菜系餐厅签约承接员工餐及公务用餐。目前,两家单位以及餐厅都被防疫人员圈定为消杀区域。确诊病患本人在确认前除正常上班外,也在该餐厅吃工作餐。

  防疫组人员通过大数据追溯排查前十天内,该地域内近距接触人员时,查到谢蔚曾在此期间去过单位。经上级首长指示,既然不能排除有密切接触者或潜在感染者进入到办公区域,那么即使办公室每天有例行消毒,也要采取严谨态度落实隔离观察。

  其后,卫生部防疫专家组组长致电谢蔚,请他给予理解并大力配合接受监检测隔离,及时施行居家办公,隔离观察期内请务必谢客。专配健康检测人员会很快到位,进行每日检测采样;相关工作需用资料会安排专业人员给予在线发送,亦或采取稳妥递送。

  最后小曲音色轻快的笑道:“谢总一切都好,正衣色光鲜的上线开会呢。孩子们继续留在沈公跟前学功课。叶哥您就放心吧。

  两周内这里不接受来访,工作联络改为在线视频。我跟着谢总在这,代他回复所有来电问事;李竞和小蒋分别负责工作资料和所有餐用配送。”说完他转换视频通话镜头,让成林看了谢蔚在线列会状态,及室内外保安情形,叶二爷才不置可否的收了线。

  那顿聚会酒喝到后来,滋味变得越发寡淡。许是心情带动面相气场的因素,语文课代表直到散场也没好意思上前来请他扫码将之加进同学会群。

  今年的国际金属高峰论坛拖了十余天,原因不言而喻;全球疫情肆虐,许多国家的抗疫拐点遥不可期。除去中国这片版图上能够底气十足提出‘抗击疫情、全力扑杀、绝不后退’,其他出现在屏幕上的面孔头像,谁都不敢保证哪天下线后就再也不能点亮。故而趁人还确定健在时,能多传播一分知识灵光也是好的。

  会议后期时,某国专家把这个心照不宣的忧虑甩到明处,直接对中方列会者发问:贵国之于疫情防控成效可谓显著,相比之下其他地域的表现就无法评论了。我个人认为谢教授可以多分享出一些研究成果;以防假设有人不幸被病魔摄住,也还能让他们的学生将我们正在交流的知识财富传播下去。

  曲佳音将便笺推在谢蔚手边,挽手立在镜头取景区之外静观反应,暗中揣摩着谢蔚会怎样答对。

  便笺是高窴写的,每个字都是支楞巴翘打拳踢脚的,丑出一定水平:老板的车已到门外测温,稍有争执,警卫请示放进?谢蔚摸起笔快速写了三组词:安静、测温、进门。

  推回字条的同时他微然而笑揶揄答道:“我个人完全能理解马林先生的忧虑。但同时我还是提示您,担忧的过早。首先,作为唯物主义者,我是看淡生死问题的,如果我在未期情形下倒下,我相信会有后起之秀,有足够的的知识量和丰富经验,足以接替我的研究成果。希望您也是如此。其次,中国领导人已经向世界宣布过,针对抗疫疫苗成果的态度,是作为全人类共享的科研成果。足以表现了中国大国担当的优秀姿态。就此我也相信,针对于维护世界和平和世界经济良性共存发展的知识研究资源,我国一定会从良性角度加以评估考量,并进行谨慎有效的支配把握。

  最后借用我国一位医疗领域功勋人物的话,来陈述我个人表态:科学研究不应该有国界,但作为研究人员必须有坚定不移的领土概念。”

  一番对答惹得其他在线旁听者颇多泛酸,出于礼节矜持,列会者报以稀稀拉拉的掌声和半真半假的道别致敬声,继而相继下线灭灯。

  英飏下线后就发来语音调侃道:“这位马林教授从前还能顾及些绅士风度,现在确实装都懒得装,直接摆出坐地撒泼的嘴脸了。论坛会如今也变成打口水战的地方,到会者良莠不齐。”

  谢蔚手举着手机缓缓起身,单手解散领带,道:“不必与狂吠不停的癞皮狗一般见识,抓紧时间干我们自己的事。我昨天粗看过这批样品参数列项后有几项打了问号,让李竞带给你,抓紧核对一下。”

  高窴看到谢蔚出门后长出口气,苦笑着与曲佳音调侃说他已经做好了充分思想准备,可能要被叶总再砸断一次腿。——谢蔚抬手给他弹个崩,笑哂着哄他俩去睡:“他现在一定是强忍着不发作,你们还非得逗他?真把他惹翻了动手,我可不在中间劝架。”

  共处经年,成林已养成沿途留灯的习惯动作,以便谢蔚沿着光走到有他在的地方。循声走近客厅时听到成林在与人对话,从语速声调和讲话内容上可猜到对方是‘想念兄弟’。

  成林正举着自拍杆与两个孩子视频:“爷爷是在开玩笑呢。你看,爸爸现在就在阿爹的公务住所里,哪有什么诏狱天牢、株连获罪的事,不要听信外人乱说。阿爹来了,你们和阿爹说两句话就都回去睡觉。不然连我都要被家长申斥了。”

  谢蔚在成林对面站住,与他对了个多重意味的眯眼,彼此心领神会。如果不是有人故意念叨,两个孩子哪有什么‘诏狱天牢、株连获罪’的概念;或许该定期敲打某个闲极无聊招猫逗狗的老同志了。

  镜头画面里两个小男生并排坐着,看到谢蔚出现,都不约而同的抬手挠挠脸蛋。叶铄先开口问:“···阿爹,爷爷说要把我俩接走,免得被病毒传染。可我和想想都不放心您独自···在那边缺吃少穿的,可怎么办。”——叶铎忽然悲从中来泪盈于睫的哽咽:“我们说不过爷爷,可我俩也舍不得爸爸和阿爹,哪边我们都放不下呀···呜呜。”

  谢蔚假咳着忍住笑,努力保持严肃:“好了宝贝,不用担心我们,这里所有人的衣食住用都是有很好保障的。配合卫生检测工作是我们作为公民应尽的义务,对吗。阿爹和爸爸已经会合,就更不用担心温饱问题。乖孩子,擦擦眼泪,说声再见,赶快去睡觉。”

  父子们彼此拜托着照顾好伯父、猫头鹰,念叨着再见、保重各自收线。

  成林将手机丢在沙发上,对于谢蔚主动地环抱,他声情并举的表示了不领情和不满:“出了紧急情况,把周围人都调动个遍,连孩子都托付好了,唯独把我瞒在界线外。一起过了这些年,我还是没资格参与你的重大抉择,是吧?”

  谢蔚轻轻撩起成林的衬衣,伸进手去缓缓抚摸着骨骼纹路。小少爷们能唬得住,对怀里这位大少爷就必须用心筹谋,晓之以理并动之以情:“我特意把小曲‘绑’回来,帮我处理工作连带随时给你连视频,就是怕你一旦知道情形,会闯进来一起隔离。你手里那么多事情,哪个单子上都画着七八个零,耽误一桩损失都不可想象。何况现在仅是保护性隔离,就想着不惊动你了。若确诊的人是我,你绝对是接受我所有托付的第一人。现在好了,咱俩得一起隔离至少七天才能出去了。相互监督着锻炼吧,不然得长多少肉啊···”

  成林拿家长这招“数肋骨”是最没办法的,可谓百试不爽中招即倒。他在环抱中嗫嚅着抱怨谢蔚又抢他的话,并继续感慨自己永远戒不掉小叔叔这把‘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