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叔侄小日常随笔·3
作者:妙颂九方01      更新:2020-10-08 20:04      字数:6587
  糟心日子—3·年会预算

  销售部经理的差事通常是[使唤丫头拿钥匙——当家不做主]的角色。不过也分在哪儿,各地方驻京办事处的销售部就是常人难以肖想的美差。这是每次焦头烂额时,洪军用来给自己宽心的理由。此人虽稍有木讷却也勤谨,上岗伊始就抓紧时间把前任留下的业务关系脉络梳理背熟。

  今年出于诸多琐碎缘故,驻京办主任老早八早就派下任务,有几处关系单位的关系联络需要提前维护联系。单看名单上字面显示既不显山也不露水,其实每家标着星号的单位背景都是气候壮如峰峦,尤其是飞腾集团、国家金属监督检验中心、北京金研院这几家,其当家宗主与本省当前在任的各处掌印人物,都保持着比合金钢还硬的交情。

  驻京办的副总解说道:几家关系单位的福利派放此前都是由飞腾集团统管采办。今年接到省委及省府办公处的关照,改由省驻京办来接手几家单位的年会筹备和福利用品采办事宜。需要洪军尽早与几处主事人逐一面晤,相互认识混个脸熟,再核对各处重要领导人数、探查些诸如大致喜好的信息,以便‘物投其用’。

  孰料,踩道的首家单位门槛-国家金属监督检验中心,就把洪军脑子里的条缕攉笼乱了。

  国家金监中心在近几年才设立年终年会联欢项目。早年因中心的老主席骆开山明确定调子:科研单位的主要精力应该着重于-为国家坚守科研技术的阵地疆土,要永远保持清醒严肃、公允严谨的立场态度;不必搞那些哗众取宠、花里胡哨的事务博眼球。

  骆开山一辈的老人家们个个都是门派里的牌坊、宗主,年资就等同于工作规则、条例制度的实施尺度。于是那个时段的后勤福利只保持从众形式,按季度发放劳保用品。

  骆老之后接班的谢広就主席是从原农机部旗下转来的,专业不甚对榫,纱帽上贴个‘代’字。点灯熬油埋头干两年,代字贴没摘下去还把自己熬成病退。压根也没顾上调整什么后勤总务的陈旧繁冗。

  新主席接任之初几年里一直是见首不见尾。企业文化宣传墙上大幅度更正领导形象照片,正职形象照从须发皆白的老人家变成意气飞扬眉目如画的俊逸男士,单位上下才意识到大领导换为谢姓某公。

  接待洪军的办公室小科员一咧嘴俩酒窝,笑眼眯缝地说:听科长说,谢总是金监中心开工破土时就在位的,级别资格、专业水平绝不逊于挪进【高级顾问】行列的老爷子们。只是他老人家一直在亲自监管着国家重大项目用的金属技术研发监造工作,都是用在高精尖技术上的材料。可他是新调来的,连顶头上司们都未见得认清,更别提迅速辨认出曾隐身在大篇副主席集体照片里的某个模糊影像?

  洪军怕被小科员的自谦忽悠了,只好拉大旗似的扇呼说,他是通过南省财政厅的听寒先生的关系介绍过来的,钟厅长与谢主席私交匪浅;不信您可以向领导求证···办公室主管闻言也怕撞铁板误事,就用工位座机电话联系主席办公室帮他请示。

  可惜回音情形不力,主席本尊最近不在办公室,只有办公秘书留守,负责工作记录、上传下达。好在秘书还知道不少位与领导关系很近的领导名号,就让洪军到秘书处碰面。

  国际金属交流年会今年临时改为网上会议,提前到年中召开。因为时差和联网技术等因素,谢总近日都在官邸办公。中心这边所有事物交由秘书留守记录,午后统一送去官邸汇报处置。

  “若说是课题项目筹备,遵循碾压前辙、未雨绸缪的惯例倒也罢了。现在着手筹备年终年会就未免太早了,这才几月呀。您这简直比相声段子还可乐,大闺女还没成年,婆家就着手准备满月酒··”

  洪军做个扶额发愁的动作,苦笑道:“让您见笑了。主要我是新来的刚接手工作不久,有些没完全理清楚的事情得提前做功课。听我们领导说,我前任在任时参与过一次几家协办的年终联欢抽奖,结果中奖的十之八九都是领导,之后就不知被谁捅到上面去了···”

  曲佳音吹着玻璃茶杯里的小绿叶苦丁,漂亮的的吊梢猫眼眯出弯弯笑意:“哦,是前年的年会。我记得那场年会奖品奖金都挺丰厚。那时谢总正在南分院,由二秘上台代领;当场按谢总指示把奖金转交给人事部,作为当年优秀员工的额外奖金了。事后发生举报就很快查实,这笔款项被截流,您的前任也是合伙参与之一···有些人太自诩聪明,以为谢总只专注做学术,没有钱的概念···嗤!”谢总常年与各类大企业的领军人打交道,算账这手活儿能糊弄住他?

  最近几年叶成林很少回应酒局邀请,邀请者开口时无一例外都说:不谈正事、生意;可九成都是趁着他快要喝断片儿时,找他或是他背后那位家长要项目课题,本就不多的纯粹私交也搞污图了。

  因此能请动叶二爷的东道少之又少。盖凡能在资格交情、胆量学识等方面恰如其分的人,除去铁杆儿关系、发小儿之外,就当真是够得上贫贱不能移的情分。

  今年盛麒厚进京参会,趁会间休息日约了正在党校培训的徐锦辉出来聚会,地点约在雷金纳德酒店。省驻京办虽是地方干部活动的官方根据地,但同时也是四面透风的地方。多位高层级领导聚会说话,无论有没有正式意图,传到别人耳目中都是有着绝对正式意图。

  叶二爷接到电话时礼貌表达婉拒,到场都是领导人士,他一个商人混在其中,简直就是沐猴而冠蹿蹦招摇的德性——盛麒厚闻言笑他太敏感:在座都是熟人,连半生不熟的都没有。再则是锦辉同志点名要请你到场,说要当面给你敬酒。你不来,可就太伤我俩的自尊了···

  言至于此,叶成林搓着脑门上一条条不乐意,挤着笑声回答:去,哪怕天上下导弹他也去。

  春节期间,整个南疆省被无形力量聚拢起来,打一场艰苦但也是漂亮的守土保卫战。

  飞腾集团向旗下有条件厂家发起号召:务必尽快改装调整机械生产线,国家和人民的需求就是企业生产发展的目标方向。以最快进程将智能化操作消毒机投放使用。其后又命令乐康汽车配件城连夜加班清理场地,无偿提供改建为临时医疗护理中心。

  口号即是集结军号,在此之后,南疆省的企业家们自发应令集结组队,其他规模型企业也迅速调整工程,将消毒剂、一次性民用型口罩生产加紧跟上,运输派送也随时加大步伐。省委在随后迅速对于各企业的行动作出鼓励和回应,在工作进程日会上宣布:所有投入用于抗灾抗疫的生产派发产品、器材、物质,将有省政府负责兜底。

  徐锦辉握着叶成林的手,阐明心怀:他已经在日常例会上表示过,对于这次以飞腾为领军的南疆省商界团结行动,对于这份担当作为,要给予大大的肯定嘉奖;要在《南疆省志》上给予记载,留下所有企业和企业家的名号。当然最实际的还在于税贷等经济统筹政策方面,给予大幅度的宽松优惠待遇。

  叶成林褪下口罩塞进手包,朝徐锦辉合十作揖,笑答道:“锦辉书记这么说,可是折煞我了。叶家子弟自启蒙是就会受‘男儿立身保家卫国’的训诫,身为公民响应国家号召‘团结抗击疫情’;作为退役多年的军人响应‘若有战召必回’的号召。遵从并实践职责本分而已,能在税贷经济统筹方面给予优待,就是最实惠的嘉奖;若说到扬名受奖的,就显得虚了。”

  徐锦辉故作切齿模样往成林肩头锤了一下,又向他身后寻找并问道:“咦,[想念兄弟]怎么没一起来?”——成林答道:“由他们伯父领着上网课。”与其像表演杂技的小动物似的,被大人的手指操纵着装巧卖乖,小哥俩更乐于待在伯父家,功课之余逗狗撸猫来得自在。

  雷金纳德新楼那边正在举办书画联谊义卖云展会,筹款投向明确是作为南疆下半年助农重兴资金。送作参会者大多是徐、盛等人在京畿人脉中擅长文墨雅好的人士,其中也不乏当代书画大家。沈赫筠、隆澔两人在书画方面也成造诣,且与徐锦辉有私交,由雷金纳德承担笔会网展场所亦是理所当然。

  徐锦辉说此际盛麒厚正在笔会现场观赏实物作品,叶成林即附和称过山不拜是为失礼;二人于是同往新楼展会处走过来。在笔会门外休息区口,正遇见徐的秘书戴莘与曲佳音说手划掰扯着什么事情,把角儿沙发里坐着一人,像腊月里的寒鸦般瑟缩成一堆。

  叶二爷上前叫过曲佳音询问,才知道是省驻京办的人【抖机灵】玩现眼了,非但撅了领导脸面,还把到嘴的肥肉当下脚料扔了。

  徐锦辉念及叶成林多日的奔波支持、辛劳苦劳,有心表达关怀谢意;辗转授意省驻京办借承本年度年会筹备,其间自然少不得礼品采买、经费派用。盛麒厚等几位知情的领导对此事,皆采取睁一眼闭一眼‘不举不纠’的态度。

  然而现在洪军等人一倒腾,把暗中授意的事翻到明面上;各方面的招呼白打了,领导的好心掉进下水道;还给叶成林(飞腾)兜头泼一身脏水,搞成了飞腾连同金监中心、金研院公开玩‘官商勾结’的戏码,简直是放着鞭炮直闯监察御史衙门。

  谢蔚是因为网上会议结束已是凌晨,就留在了官署,预备稍作补眠午后起来再办公。曲佳音过来之前先通话,把洪军软磨嘀咕的事略作请示。谢蔚觉出其中或有宵小伎俩拙劣,再做细想更觉有另类滋味,便索性选了折中地带——正在雷金纳德酒店举办的网上展播笔会。

  到场后,谢蔚找来徐的秘书戴莘与当事人当面对质,他则佯作不知拉着盛麒厚去展厅观摩作品,美其名曰同向瀚墨境中游。一边和林珏、钟听寒连着视频品鉴书画作品,一边留意着外面的分辨迹象。

  同时也不耽误往盛麒厚肋间一通捅软刀子,比如说叶成林这次率领飞腾尽最大努力投身于‘守土战疫’,最大程度支持了省委领导工作,熬到现在也难免现出力有不逮的情形;这点还要请领导们对飞腾给予足够关怀关注。现在各方面工作都在拼命赶抢,力求最大程度挽回损失,如果政府财政部门在物力支援上有难度,他也能理解领会。物质材料上接济不了,也可以在精神道义方面给予支持。

  他本人被桎梏于商政间隙之中,恐怕终生退不掉晦涩无奈的角色成分。很多时候既不能冒然置喙,又不可能与于任何方面撇清关联。因而他眼下只能是以至交身份表态,将来只要是于南省经济发展和飞腾稳固运营兼而获益的事情,他一定会适时争取。对南省省委相关的关怀心意,他仅代表金监中心感谢,但额外福利就不必再搞了,被心怀叵测者发掘,会不尴不尬不成体统。

  关于笔会投稿的提议,无论念及助农回暖的公益名义,还是曾经挂职工作过的地方,于他本人都有着血浓于水隔绝不断的情分,自是义不容辞。“只要麒厚书记和锦辉兄不嫌我书写丑陋,小弟乐于参与略尽绵薄之力。”

  【江山无恙·天下永安】待写成搁笔,盛麒厚亲自执起横幅大加赞赏字美意善;金研门谢少帅多才且善书法,却也因身份特殊,点墨片纸皆为态度而成一字难求。盛麒厚抱拳揖礼以示感谢,并兴之所至也提笔为之补写了落款。

  叶二爷脸上哪里还能挂的住,他扫了眼缩在原位不敢妄动的洪军,转对戴、曲二人笑哂:“驻京办负责本次活动接洽的人,建议让各自领导领回去再培训培训吧。如此不入流的思维模式和低劣效率,失当于自家人面前姑且算是能力不济成事不足,若败事犯在外人手里,只怕连身家性命都不堪肖想··”

  话音未落,谢蔚已到近前并抬手捏在成林肘弯处:“阿林,慎言。他人思虑作为失当自有其专司领导加以约束,无需你自持姿态出言指摘。”转而又对曲佳音指示:“小曲代为转告一下,今年情势特殊,上级领导也传达过精神——各单位保持警惕着重做好防护,消减不必要的聚集集会活动。福利发放形式和办法,让各部门征集意见商讨后择日再议。”

  终于聚齐众人入座,徐锦辉率先拈起酒盅,朝座上环敬一周,慨然道:“今天的误会失措属于徐某思量不周,所幸在座都是多年至交,还望不要介怀一笑带过。锦辉以杯中酒敬在座至交,为刚刚过去的奔忙和眼前的相聚不易,为多年并肩搭档的相知默契,不疑不弃。”

  叶二爷是有鲠在喉,再好的酒也喝不舒服。尽管明白谢蔚所经历的吃盐过桥之挫不胜枚举,而像今天这般让他眼看着谢蔚被人拉帮结伙地算计,还要盘桓情势利弊从而退求其次,是绝少见亦是他叶成林不能容忍的事。

  首轮通关战罢,叶二爷将分酒盅倒扣在碗中,不让他把话说完,这场局就干脆散场:“锦辉书记和麒厚书记对我本人和飞腾都有不可替代的栽培扶持之恩,全力支持协助领导工作是义不容辞的。飞腾及旗下所有运营单位会一如既往跟紧省委发展经济的策略步奏,尽最大努力协助地方修复挽回市场运转能力。

  关于福利劳保方面的事情,承接事务初衷就是在于,我小叔叔从金研院到金监中心,这么多年的生活习惯我最清楚,自己做着顺手也踏实,没必要也不打算假手他人。所以锦辉书记的心意,我真的是心领了。

  如果领导当真有意提携,莫如回头知会周边属下,让他们各自去约束好近亲眷属。南疆办公楼已经被抱着企划书合作案的领导亲属撬烂了十余个门。像今天这个不知死活另辟蹊径的主儿,硬扯领导名头来搞事、并往领导身边扎针的,倒是较为高级的新类型。若不尽快遏制很快就有样学样大行其道起来。

  我早把用人原则和处事准则对旗下各单位讲明:其一,任何人打着叶成林的旗号来投简历乃至要官要钱,一律扫地出门。其二,任何人胆敢无中生有、造衅骚扰南金分院工作,打扰到小叔叔,一概以间谍论处处置、绝不客气。”

  谢蔚在桌下推了成林,半遮不掩的嗔怪他:两杯酒入喉,嘴上就山呼海哨没了把门的。——成林梗着脖子分辨说他一点没瞎说,眼前就有戴莘为他作证。

  徐锦辉嘴里有食物向戴莘点头示意他应声,戴莘忙放下筷子回答:叶总所言非虚。五月上旬他得知李竞正在南院陪导师做课题,他开车进园区,就因为园里人流过密拥堵车道,而只能改变约见地点调头改道。

  事后求证李竞时也得到确认。近段时间园区里被各种形式类别的骚扰搞得乌烟瘴气,极大程度干扰了正常工作秩序。园区内各保安分队就不断接到基层保安反映,每每南金院那边有京城来人,园内各类人员数字就有异常陡增。

  有郊游的,婚庆时尚或地理杂志采风取景的。更有噱头者,某个草台班字剧组的编导托了某干部帮腔说话,租借园区场地拍片取外景。随后有成批的演员、剧组成员、设备车队蜂拥贯入;加上娱乐圈跑周边产业的杂志网站代拍人群、演员粉丝群穿梭探班;就在附近酒店旅社、或是包租农家院住下来,甚或要在园区内开办旅社做明星探班十日行。

  执勤保安出来维持秩序,发生阻拦接触,当事人就立即躺倒,有喊性侵非礼的、还有帮着录视频传上网,跟着起哄叫骂颠倒是非的。

  到行政层级以上遇到情形更色彩纷呈。今天某县长小姨子开演唱会,由夫人或司机领着送邀请函拉赞助,落笔动辄百万;明天某省大代表不明排行辈分的堂妹表姐,与几个二三线演员攒起个文化资本运营公司或是影视出品工作室,拉几个美女学员塞到园里作社会实践考察,专找经理层级的人签名合影拉投资参股。

  盛麒厚适时开题解析道:我个人以为这种貌似人潮集结的浮躁表象,不见得就是开辟商机的可喜现象。浮华之下是否隐藏某些隐患,还需要审慎考量调查。尤其前段疫情泛滥紧急形势下,类似大量人员聚集拥塞情况屡禁不绝,隐患积累就会如蛆附骨无法断绝。

  据他得到的汇报可知,南院保安就已多次抓获混迹院办公楼内偷拍的不法分子,截获到很多影像资料及开黑窗用的盗存盗拍工具。甚至还抓到过为图混进实验室,而携带器纵火燃料的嫌疑人。围捕到团伙成员,却是一群十来岁的孩子,就咬定是摄影爱好者,拍出好作品就为卖钱。这怎么得了啊。

  他曾经向谢蔚提议过,在重要课题项目研发开始时考虑临时借调安保加岗。但谢蔚明确认为不妥,说若是有针对性的窥探行径,这般此地无银的操作反而会令不法分子掌握了规律。莫如一刀切,提升整座园区的安防等级。

  盛麒厚于是抓紧通知了乐晟市委派专人到现场办公,务必在三天内看到解决成果。当晚负责此事的乐晟市委秘书长回电汇报,已调派当地派出所队员与飞腾保卫部,组成联合小组进行了清场整顿。对所有不能出具在职证件或临时对照工作证的流动人员一律予以清退出场。

  现在汽车园区域内,重要工作单位采取固定门岗、电子芯片工作证扫码双验证方式;园区内整体采用人员流动岗与摄像头监控相结合方式实行全方位管理。先前呈现的大量人员无序聚集涌动的问题已从根源处得以解决。

  徐锦辉起身为盛麒厚斟酒,半调侃地说:“锦辉在京培训这段日子,家中主事就多多偏劳麒厚书记了。”——盛麒厚大方的把酒干了,说这杯酒他一定要喝的:“临时扮黑脸这个事情不宜多为,若想让一个地市级商业园区长期享受高规格安保等级,这个题目做不得一言独大。但可以在省常务会议上敲敲边鼓,督促省厅方面重视起来。”

  “盛书记随手敲敲边鼓就比我们打的破锣要响啊。”叶成林出准时机添柴点火道。“锦辉书记知道课题研发初期的危险性,那是需要绝对稳定安静、聚精会神的事情,再不把南金院的安保措施当个事儿来办,稍有差池就是灰飞烟灭的惨剧。别小瞧一根铁棒,小的时候能装进孙猴子耳朵眼,真要逼着他无限疯长就保不齐捅破天庭。”

  谢蔚往成林的翅碗里压了一箸菜,打岔笑道:“你不就属猴吗,想把谁当金箍棒耍啊?”——成林警醒到口气欠妥,夹起排骨吃了,用餐巾挡着嘴略含混道:“咱自己天生的棒子耍着多顺手,何必去扯别人的蛋。”

  一言落地,满桌有一半人喷得噗嗤作响。谢蔚被臊得只想往桌子底下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