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我们结婚吧
作者:小歪      更新:2018-04-29 17:21      字数:2883
  “干么这么看着我?是不是突然觉得我很帅?!”布成文一脸兴奋地看向众人,自以为很酷地摸了摸头发,却忘了他现在浑身都湿淋淋的,还沾满了泥浆,村民们表情集体抽了抽,刚才还以为是战神下凡或者恶魔附身之类的,现在才确定根本没什么战神或是魔鬼,眼前的就是布成文布大公子。

  “不好了不好了!四嫂家的房子塌了!小狗子还在屋里呢!咱们快去帮忙!”苎萝村的村民淳朴善良,虽然现在家家有灾,财产家畜什么的都被埋在了里面,但大家却不约而同先帮着救人。

  一众人赶到四嫂家时,四嫂正在哭着试图扒开倒塌的房子,四嫂的小儿子被压了一大堆石头瓦块儿和淤泥下面,只有一只脚还露在外面。还有两个村民已经在那儿帮忙了。可这种速度,估计等救出来人也憋死了。

  “先等等,你们这么盲目的扒不是办法,先把他头这块儿扒出来,不然他会窒息的!”布成文估计了一下小狗子的身高,直接在他头部的位置扒了起来,其他人也都凑过来帮忙,大家认定布成文是读书人,说的话一定有道理。很快小狗子的脸露了出来,被大雨冲掉了脸上的淤泥,青紫青紫的,看来已经窒息了。

  “狗子!狗子别怕,娘在这儿呢!娘这就救你!”四嫂哭天抢地的要去摸小狗子,却给布成文喝住了,现在还不知道他哪里受伤了,乱动的话很可能会造成新的伤,必须赶紧挖出来。四嫂呆呆的点了点头,脸上雨水泪水混成一团,立刻爬回去继续扒。布成文试了试小狗子的鼻息,心里顿时一沉,没有呼吸了。

  人多力量大,很快小狗子就给扒了出来,身上似乎没什么太严重的伤,却一动不动的完全没有呼吸。越女素来跟随师父习奇黄之术,上前摸了下小狗子的脉搏,神情悲伤地摇了摇头。四嫂大叫了一声就要冲上去,布成文立刻让两个壮汉拉住了她。自趴在小狗子心脏处听了听,没有心跳了。

  “已经不行了。”越女在一旁提醒布成文,虽然她也不想这么说,可毕竟这是事实。

  “不行,他才十岁,还不该死呢!”布成文扭头冲越女大吼了一声,越女想反驳,可看着布成文红着眼的样子,张了张嘴最终没说出话来。布成文努力回想着脑子里的那点急救常识。

  “叫叫ABC,对,就是叫叫ABC!”布成文突然大喊出了一句谁都听不懂的话,然后开始胡乱扒着头发,“叫叫就不用了,ABC的话,先——先这样——”努力回想着当初急救课上教练的动作,布成文将小狗子摆成了直挺挺的姿势,掰开小狗子的嘴将手指伸进去用力的掏,果然里面都是淤泥。完全掏不出东西了,布成文捏着小狗子的腮帮子,俯身开始人工呼吸,周围人的都惊呆了,连四嫂都停止了大哭,呆呆的看着布成文。

  “大家别担心,成文是在给小狗子人工呼吸呢。”范蠡立刻想起了布成文跟他说过的,能让停止呼吸的人恢复呼吸,看来那晚,这家伙也不是完全要占他的便宜。想到肌肤相亲时的感觉,范蠡的脸可疑地红了一下,不过还好在大雨里不是很明显。只有越女敏锐地察觉到了范蠡的情绪,心里不由再次火大,只想狠狠揍布成文一顿。

  “让死了的人活过来?!天啊!布公子是神仙吗?!”村民们都被惊呆了,范蠡忙解释停止呼吸并不一定代表死了,而且也不一定就能救过来,只是尽最后的努力。

  “布公子,您千万要救我们家小狗子啊!我给您磕头了!我就剩下小狗子了,我给您当牛做马,求求您救救我的小狗子——”四嫂听了范蠡的话,立刻反应过来一般,扑到布成文面前不停的磕头。

  “四嫂,你赶紧叫小狗子的名字,大声叫,让他醒醒。”

  “啊?叫——叫小狗子?”四嫂显然还没在状况里,布成文有些急躁,吼了一声“你就当叫魂”好了,便开始按着小狗子的胸口做心肺按压。

  “对了,村里老辈子人不是说过吗?人死了魂是会飘走的,要想救活人,必须先把魂儿叫回来!四嫂你就赶紧叫吧!说不准布公子真能通鬼神呢!”村里其他女人立刻议论起来,四嫂顿时精神一震,忙开始大声喊小狗子的名字。布成文也懒得跟他们解释,一下下捶打着小狗子的胸口。就在他自己都累的有些发晕时,小狗子猛地呛咳起来,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了,接着就是惊天动地的欢呼,小狗子活了。

  四嫂冲上去抱着小狗子开始哭天强大,布成文眼前一黑,直接朝后倒去,一双有力的胳膊稳稳的接住了他。布成文回头看了一眼,范蠡正在对他温柔的笑,心里一松,居然就睡着了。

  “范公子,布公子没事儿吧?”村民们将布成文抬到了能避雨的地方,都很担心布成文,听范蠡说他只是累了,村民们立刻又开始发挥超常的想象力了,纷纷表示通鬼神,还跟阎王爷抢人肯定很累,还表示一定要让布成文好好休息,大家显然已经把布成文当成半仙了。

  “奶奶的金孙啊,快来快来,奶奶给你做糖醋鱼了!”

  “小文,你看,最新版的模型,你不是最喜欢模型吗?妈妈给你买模型,你就不能看书了好吗?来,跟妈妈拉钩——”

  “布成文,你个臭小子!我今天不扒了你的皮,我就不是你老子!”

  当看着奶奶和父母轮番出现,都是小时候的场景,布成文强大的认知告诉他,他现在正在做梦。突然周围场景变了,满天桃花中,范蠡微微转过身,一头长发吹拂在他脸上。痒痒的,然后,范蠡居然凑了过来,那条修长有力的腿勾住了他的腿,再然后,开始缓缓上下磨蹭,布成文立刻倒抽了口凉气,这梦——也太爽了吧!

  “小蠡,你这么热情,我可不客气喽——”布成文坏笑一声,一把搂住范蠡纤细的腰,对准樱色的双唇亲了下去,好美的味道啊——

  “布成文!你作死啊!”一声大吼似乎从天外传来,不正是死对头越女的声音,布成文猛地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范蠡带着一抹红晕的角色面容,顿时看的布成文心脏“咚咚”作响,伸着脖子就像再亲,突然眼前一黑,什么东西蒙在了他脸上,布成文伸手拿开,是块儿毛巾,丢过毛巾的,正是站在门口的越女。她本来是过来送热水的,结果一进门就看到布成文这家伙居然做梦还想着占自家师兄的便宜。虽然心里明白范蠡早就是布成文的人了,可亲眼看到,越女还是不能接受。

  “你个死色鬼!都这个德行了还要占我师兄的便宜!你去死吧!”一盆热水被狠狠放在了桌上,顿时四处飞溅,布成文闪了一下。若是以前,他一定跟这个野蛮女死磕,但现在,范蠡都是他的人了,越女就跟他是一家人了,他还能跟一个女人家过不去吗?答案当然是不会,不然岂不在范蠡面前显得他小气了。

  “嘿嘿,师妹说得对,以后我一定注意,等到没人的时候再亲。”布成文不张嘴还好,一张嘴立刻惹得越女再次发飙,要不是顾忌布成文还是个病号儿,她肯定早就拔剑了。

  “布成文!你给我闭嘴!谁是你师妹啊!”

  “你喽,你是小蠡的师妹,小蠡又是我老婆,你自然就是我师妹喽。”布成文大言不惭道,越女立刻忍不住拔出了剑,却在深呼吸三次后收剑回鞘,怒气冲冲地冲了出去,估计又出去找哪个倒霉鬼发脾气去了。

  “成文,越女素来都是这个脾气,你又何必故意气她?”范蠡给两人都逗乐了,一阵无奈。

  “小蠡,我哪儿有?!我可是一直在被她虐啊!小蠡,我还是病人呢,来,安慰一下呗!”布成文舔笑着把脸凑到范蠡跟前,范蠡根本不理他,转身欲走,却给布成文拦腰抱了回去,等待他的是布成文的一记长吻。

  “小蠡,我们结婚吧。”令人窒息的长吻过后,布成文突然一改嬉皮笑脸的样子,一本正经地想范蠡提出了“求婚”。原本他以为范蠡一定会感动的不得了,不料范蠡愣了好大一会儿,才不解地问他何为结婚,布成文顿时绝倒。

  “那我换个说法,小蠡,我们成亲吧。”这次范蠡倒是听懂了,同时也给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