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前路小说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十一、咸鸭蛋
作者:轩辕子夏      更新:2019-07-01 14:36      字数:4676
  次日一早,顾燕清就把睡得迷糊的许燕文叫醒了,兄弟俩一人背着一个竹筐,跟着骆建国兄弟上山去了。

  今天骆明成有事,没来,因此只有骆建国兄弟、顾燕清兄弟以及村里其他几个村民,其中一个是跟顾家关系不错的张福贵。

  “燕文还没睡醒呢?”张福贵看到许燕文一个劲打哈欠,揉眼睛,笑着问。

  顾燕清一手拉着弟弟,有些无奈地道,“估计是昨晚睡晚了。”

  “睡晚了就让他多睡会儿啊,你这个做哥哥的也真是。”另一个村民回头看了看顾燕清,摇摇头道。

  顾燕清还没什么意见,许燕文就先不干了,鼓起腮帮子反驳道,“是我自己要跟过来的,跟哥哥没关系!”

  村民有些讪讪地闭上了嘴,张福贵笑了,“燕文还真是向着哥哥啊。”

  顾燕清无奈地笑了笑,捏了捏许燕文的脸蛋。

  到了山上,这会儿大家都不只在外围找山货了,纷纷三三两两地往里面走去。

  张福贵问顾燕清,“燕清,你们要跟我们一起走吗?”

  顾燕清想了想,摇头,“我们还是跟建国哥他们一起吧。”

  “那行,你们几个都小心点啊,别往草丛的地方去,小心蛇,尤其是燕文,看紧点他。”

  顾燕清点头,骆建国道,“放心吧叔,我们会看着他们俩的。”

  张福贵点点头,跟其他人走了。

  顾燕清看到几乎大部分村民都带了镰刀、木棍之类的,估计还是担心山里头会出现什么猛兽。

  骆建国拍了拍顾燕清的肩膀,对他扬了扬下巴,“走了。”

  进了山里头没多久,骆光荣就抱着胳膊搓了几下,“嘶,山里头还真有点冷啊。燕文,你冷不冷啊?”

  许燕文紧紧挨着顾燕清,摇头。

  顾燕清轻轻搓着弟弟的肩膀让他暖和点,也有点自责。虽然是夏天,但清晨的温度还是比较低的,尤其是山里,他也没想到让许燕文多穿一件衣服。

  “建国哥,光荣哥,我们还是尽快回去吧,待久了我怕燕文感冒。”

  骆建国兄弟都点头。

  四人立刻分头找山货。

  太阳慢慢升上来了。浅浅的金色阳光透过树叶撒在草丛上,照的叶子上的露珠闪闪发亮,仿佛上好的珠宝。

  今天的收获一般,顾燕清只找到了一些野生梨子和几个比成年人拳头还要大的芋头。许燕文则摘了一些不知名的红果子,他偷偷尝过了,味道酸酸甜甜的,倒是挺开胃的。至于骆建国兄弟,则是很幸运地找到了一些香椿芽、野葡萄和猕猴桃。不过骆光荣尝了一颗葡萄,酸得他直跳脚。

  顾燕清在一旁偷笑——怪不得那边树藤上长满了葡萄没人摘,原来是酸的。

  许燕文倒是对那几个椭圆形长着细毛的猕猴桃很感兴趣,看了好几眼。骆建国见了,笑问,“燕文想吃这个?”

  许燕文有些腼腆地点了点头,骆建国笑着给了他一个,“这个看着应该还没熟,你回去放稻谷堆里几天再吃,很甜的。”

  许燕文拿着猕猴桃有些为难,“可是我们家没有稻谷……”

  骆建国微微一愣,骆光荣道,“对哦,你家没种稻子。那要不放我们家里吧?熟了之后我们再拿给你。”

  许燕文连连点头,“谢谢哥哥。”

  “好了,回去没有?还是要往里面再走走?”骆建国问。

  顾燕清想了想,“今天还是先回去吧,等会儿我想去镇上转转。”

  “你想去镇上?那敢情好啊,我跟你一起去!”骆光荣双眼忽然亮了亮。

  骆建国斜了弟弟一眼,倒是没说什么。

  四人回到山脚集中的地方,就见张福贵正焦急地在那里等着,看到他们下来长长松了口气。

  “你们几个终于回来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我还以为你们出什么事了。”张福贵皱着眉道。

  “我们哪儿有那么容易出事啊。”骆光荣笑嘻嘻道。

  “其他人呢?”顾燕清见只有张福贵一人在,不解。

  “都回去了。我还在想你们要是过十分钟还不下来我就要找人上山去找你们了。”

  顾燕清有些哭笑不得,福贵叔还真是担心他们在山上迷路啊。

  回去的路上经过顾家的田地,顾燕清让骆建国把许燕文先送回去,他先去看看地里的菜,顺便浇浇水什么的,省的待会儿再走一次。

  给菜地除了草、浇了水,顾燕清这才回家。

  这会儿已经八点多了,满村子都是知了的叫声。

  “哎呀这不燕清吗?这么热怎么也不戴顶帽子啊?”捧着一个深棕色的坛子在自家院子里劳作的妇人看到顾燕清,有些惊讶地道。

  这人是村长的老婆,听说是市里面的大户人家的女儿,不知怎么的就嫁到桃源村里来了,这么多年也没见她娘家有人来过,更没有见她回过娘家,所以有人说她和村长的婚事不被家人认同,是私奔回来的。不过这些事跟顾燕清没关系,他只知道她人很好,前世也曾经在他母亲过世后帮过他们家。

  顾燕清笑眯眯道,“忘带了。”

  “你这孩子真是……也不怕中暑啊。”

  “瑜婶,你这拿着的是什么啊?”顾燕清好奇地看着她手里的坛子。

  瑜婶的全名是什么没人记得了,这么多年村里的人一直都喊她周家媳妇,后辈则喊她瑜婶,貌似是她的名字里有个瑜字。

  “我自己做的咸鸭蛋,你要不要拿几个回去吃?”瑜婶笑眯眯地打开了坛子。

  顾燕清探头看了看坛子里,就见里面结结实实地放着一大块黄泥,隐约可见几个脏兮兮的鸭蛋露出来。

  “我就拿一个。”顾燕清举起一根手指头。

  瑜婶笑了,“没事,多拿几个,回去给弟弟妹妹。”

  “不用了,我家也有做,我就拿一个回去,尝尝看跟我妈做的有什么不同。”顾燕清笑眯眯说着,伸手去拿了一只鸭蛋,“谢谢瑜婶,改天你也来尝尝我妈做的咸蛋。”

  瑜婶觉得挺好笑,点头,“好。”

  顾燕清回到家,洗干净了鸭蛋,拿出自家做的鸭蛋对比了一下,从外表上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顾燕清想了想,把两只咸鸭蛋都放进锅里蒸熟,再一起尝尝味道。

  刚刚蒸好的咸鸭蛋味道有些诱人,带着些许独特的咸香。顾燕清深深吸了一口气,肚子很不争气地响了起来,他这才想起来他还没吃早餐。

  “燕清,你在干嘛?”闻到味道跑了出来的顾燕华不解地看着桌上的两只咸鸭蛋,“我给你留了早餐了。”

  “我知道,我就是想试试妈做的鸭蛋跟瑜婶做的咸鸭蛋有什么不同。”

  顾燕华闻言也有些好奇,“那有什么不同?”

  顾燕清正剥着蛋壳,“还不知道呢,我等会儿打算跟光荣哥去镇上一趟,你有什么要买的没?”

  顾燕华眨眨眼想了想,“唔,暂时没有,不过家里的纸巾快用完了,你去镇上买点,还有,妈的药也要拿了。”

  顾燕清点头。

  两只蛋的蛋壳都剥开了,顾燕清拿来小刀分别切开两只蛋,对比了一下,瑜婶做的咸鸭蛋蛋黄红彤彤的,而且一切开就往外冒油,很是吸引人;而自家做的鸭蛋蛋黄也是红彤彤,也往外冒油,只是冒油的量不多。

  “好像差别不大。”

  顾燕清切了一小块分别尝了尝,然后又让他姐尝了尝,问,“你觉不觉得两只蛋的味道都差不多?”

  顾燕华眯着眼睛点头,“两只蛋的蛋黄都是又油又沙。”

  “而且蛋白也很嫩。”

  “这是瑜婶做的?”顾燕华问。

  “对。”

  “那咸鸭蛋这条路算是废了吧?既然瑜婶能做出跟咱们家不相上下的咸鸭蛋,说不定其他人也是呢。”

  “也不一定。”顾燕华摇摇头。

  姐弟两正说着,就听到外面传来了骆光荣的声音。

  “燕清,你去镇上了没?”

  顾燕清赶紧回道,“还没呢!”

  说着,顾燕清快步跑到外面打开门,骆光荣背着个竹筐戴着顶帽子站在那里,身后停着他们家那台电动三轮车。

  “光荣哥,你要出发了吗?”

  “是啊,早去早回嘛,等会儿我舅他们过来,我还要回来帮忙做饭呢。”骆光荣道。

  “哦哦,那你等等,我进去拿点东西就出来。”顾燕清赶紧跑回家里向顾母拿了点钱,就跟骆光荣一起去镇上了。

  开车的是骆光荣,这年代对驾证还不是抓得很紧,尤其是这种边远的小村庄,更是几乎没有人管了。

  骆光荣开车有点疯,顾燕清坐在后面被颠得脸色有些发白,他暗暗庆幸,刚才出来得急,没来得及吃早餐,不然这会儿肯定会吐。

  因为速度较快,所以这次比以往都要快到达偃月镇。脚踏实地的时候,顾燕清长长吐出一口气,一脸活过来了的表情。

  两人要买的东西不同,为了不浪费时间,两人决定分开行动。顾燕清先去陆医生那里给顾母拿了药,并付了欠下的药钱,然后去买了纸巾,最后才慢慢地去逛市场。

  他今天收集回来的山货太少,而且也不是特别值钱的那种,所以他就没有拿到镇上来卖。偃月镇上卖咸鸭蛋的不多,统共也就两三家,价格也都比较统一,都在5毛以上,但最贵不会超过1块。

  顾燕清分别在三家店各买了一只咸鸭蛋,然后看了看时间,回到一开始和骆光荣约定好的地方等他。

  等了将近十分钟,骆光荣才骑着三轮车回来。只是一接近了顾燕清才看到,车上竟然坐着一个女生。

  那女生看着跟骆光荣差不多年纪,扎着马尾,穿着一身运动服,看着很阳光很好动的样子。她跳下车,对骆光荣摆摆手,往左边跑去了。

  顾燕清眯了眯眼。

  “光荣哥,那个是你朋友?”边上车,顾燕清边八卦地问。

  骆光荣难得有些不好意思,道,“是啊。她说要来这边找个朋友,所以我就载她过来了。”

  顾燕清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骆光荣咳嗽了几声,掩耳盗铃地嘱咐道,“那什么,这件事你可别跟我爸他们说啊,还有你妈也不能说!”

  顾燕清有些想笑,没想到骆光荣居然早恋,难怪早上听说他想来镇上这么兴奋。

  “光荣哥,你们这算早恋不?”顾燕清明知故问。

  骆光荣又咳嗽一声,没回答。

  “那你们怎么认识的啊?”顾燕清八卦地问。

  “玲玲,是我同学,我们在一次读书活动上认识的。”骆光荣说起这事来还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

  “哦~你们一起多久了?”

  骆光荣侧头瞪了他一眼,“怎么这么八卦?”

  “我就好奇问问,又不会告诉别人。对了,这事建国哥是不是知道啊?”

  “嗯,我哥大概知道一点。”

  “真好啊……”顾燕清感叹,知道但却没有表示反对,这样的大哥可以啊。

  骆光荣却误以为顾燕清也想要早恋,坏笑着道,“怎么了燕清,你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说出来,哥帮你出出主意!”

  顾燕清赶紧摆手,“没有没有,光荣哥你不要乱说!我才没有喜欢的女孩!”他喜欢的是男人,而且那人,现在估计还在遥远的城市里上着大学呢。

  想到这里,顾燕清忽然就有些伤感。

  不知道他离开之后,少安怎么样了……

  骆光荣本来还想笑话他几句,不过看到顾燕清的神情之后,愣了愣,没有再说话。

  回到桃源村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骆光荣赶紧回家里帮忙做饭,顾燕清也赶紧回去把买回来的三只咸鸭蛋蒸熟,趁着中午饭时间,让全家人都尝了尝味道。

  “味道都差不多啊。”第一个发表意见的事顾母。

  “我觉得这两碟的好吃多了。”许燕秋伸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的两个小碟子。

  为了不干扰判断,顾燕清故意没有告诉他们那些咸鸭蛋是从镇上买来的,哪些是顾母做的。

  “我也这么觉得。”许燕文点头附和。

  顾燕华仔细品尝了一番之后才开口,“这几个鸭蛋的蛋黄很干,还是这两碟的好吃。”

  “是么?我怎么吃着都差不多啊?”顾母眉头微微拧着,很是不解地看着桌上那五碟咸蛋。

  “妈,你那是吃习惯了。”顾燕华无奈地道。

  顾燕清摸着下巴想了想,忽然抬头问,“我想那这些咸蛋过去让明成叔他们一家尝一尝,你们觉得怎么样?”

  顾燕华第一个赞成,“可以啊,让更多的人试过,这就更有说服力了!”

  得到姐姐的支持,顾燕清赶紧就端着菜跑去骆家了,结果跑到人家门口了才想起来今天中午骆家有亲戚过来。

  顾燕清就想着先去拿给福贵叔一家尝尝吧,刚转身,就被出来拿东西徐翠看见了。

  “燕清,怎么了?是有事找你明成叔吗?”徐翠脸上带着笑。

  顾燕清手里拿着有些寒酸的咸蛋,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没……就是想让你们帮忙尝尝这些咸鸭蛋味道有没有什么不同,不过你们家来客人了,我还是改天再过来吧!”

  徐翠知道他一直在琢磨着做些什么生意来替家里挣钱,现在肯定是看中了顾母做的咸鸭蛋,于是赶紧拉住他,“来都来了,还改天做什么?正好我哥嫂都来了,也让他们都试试,多给点意见嘛。”

  徐翠不由分说地就把顾燕清给拉近屋里了。

  骆明成等人看到顾燕清拿着咸鸭蛋进来还有些不解,等徐翠解释了一番之后,徐翠的哥哥笑道,“小朋友脑袋挺灵活的,来来,给我尝尝。”

  其他人也都笑着品尝鸭蛋,一点也没有笑话顾燕清的意思。

  一轮品尝过后,众人都觉得顾母和瑜婶做的咸鸭蛋更胜一筹,徐大哥甚至还表示,这些咸鸭蛋要是拿到镇上去卖,他肯定会去买!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做出来这么好的咸鸭蛋的。

  谢过骆家和徐家人,顾燕清又去了张福贵家,让他们也尝了尝,得出的答案还是一样。

  顾燕清脑海里立刻有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