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九、休学
作者:轩辕子夏      更新:2019-06-18 14:22      字数:4828
  八月中旬,天气越来越热,太阳在源源不断地散发着自己的热力,知了从早上开始叫到晚上七八点都不休停,昆虫都受不了,更别说人了。

  桃源村里大部分村民家中都有电风扇,这玩意虽然耗电,但在这种炎炎夏日里却是最最让人离不开的东西,所以即使是吝啬如莲嫂这样的人也是只要在家,就一定开着风扇。

  顾燕清家里原本也有一台电风扇,不过因为之前为了给顾母治病,已经便宜卖了,顾燕清也曾提出要重新买一台风扇,但被顾母否决了,顾燕清没办法,只好忍着对电风扇的渴望,努力上山采山货,挣钱买一台。

  不过让顾燕清欣慰的是,家里的井水干净又冰凉,在火热的夏天里喝一口冰凉的井水,极大地缓解了身体的不适,别说,这井水的冰凉度不亚于冰冻过的矿泉水。

  傍晚七点多,散发了一天热力的太阳才慢慢吞吞下山休息。顾燕清坐在树下,用草帽扇着风,看到太阳已经快要看不到了,这才起身,把剩下的种子撒进土里,仔细浇上水。

  完了,顾燕清舒了一口气,抹了抹额上的汗水。

  这是上个星期新开出来的一块垄地,专门用来种草莓的。草莓种子还是之前从山上摘下来的野草莓里弄出来的,弟弟妹妹都喜欢吃,顾燕清就琢磨着自家种点,不用每次摘回来十来个草莓,姐弟两人抢着吃。

  草莓地前面,是一片嫩绿色。那是半个多月前种下去的青菜,经过这段时间顾燕华和许燕秋姐妹两人的精心照顾,如今长势非常良好,相信再过一段时间就能收成了。

  天色渐暗,顾燕清扛起锄头,回家吃饭去了。现在他每天早上都上山摘野菜山货,闲着没事的时候还会做做俯卧撑、跑跑步什么的,锻炼身体,他的身体也是肉眼可见的一点点好了起来,已经不再像刚重生回来那会儿,爬个山都累得脸色变青。

  “妈,我回来了!”推开院子的门,顾小黑首先冲了过来,吐着舌头绕着顾燕清转圈。

  放好锄头,顾燕清抓起顾小黑狠狠撸了一把它的短毛,笑嘻嘻地给它抓肚子,“小黑,舒服吗?”

  顾小黑肚皮朝天,舒服得直哼哼。

  “燕清,快去洗手,就等你吃饭了。”顾燕华手里拿着顾小黑的晚饭,对弟弟道。

  闻到晚饭的味道,顾小黑立刻激动了,在顾燕清手里扑腾着,双眼直盯着顾燕华放在地上的晚饭。

  顾燕清轻弹了一下它的鼻子,低声道,“真是个吃货。”

  说完,放下它洗手去了。

  饭厅里,顾母和许燕文姐弟已经在桌前等着了。桌上放着简单的三菜一汤,肥肉炒油菜、马铃薯焖牛筋、蒸咸蛋、紫菜蛋花汤,三个大人两个小孩吃,这些菜看上去有些少,不过因为咸蛋比较下饭,所以其实是正好的。

  这些咸蛋是顾母自己做的,鸭蛋是镇上买来的,顾母一次性做了将近二十个咸蛋,没什么肉的那顿饭就会蒸咸蛋下饭。徐翠之前来吃过一次,惊讶地说这些咸蛋比她在外面买的要好吃多了,还说顾母完全可以做些咸蛋出去卖,肯定能卖的很好。

  顾母权当她开玩笑,顾燕清其实没觉得这些咸鸭蛋有多好吃,可能是经常吃导致他都腻了,不过徐翠的话他还是有认真考虑的,也打算下次去镇上买些咸鸭蛋回来试一试味道,如果自己母亲做的咸蛋确实比外头卖的要好吃,那他们完全可以卖咸蛋。

  “对了,马上就要开学了,你们两个明天拿点钱,回去把学费给交了。”顾母忽然道,“还有燕秋的。”

  顾燕华皱了皱眉,“妈,我们上学之后菜地谁来打理啊?”

  “我来打理。”

  “可是妈你的身体还没好啊。”顾燕华不同意。

  顾母不以为然,“吃了这么久的药,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下地完全不是问题。”

  顾燕华还是不太同意,“要不我还是早上早点起床先去菜地浇水吧,妈你就傍晚的时候去一次就好了。”

  “那怎么行?你高三了,这是最重要的一年,你不能分心,我已经决定了,下个学期你住校。”

  “什么?!”顾燕华睁大双眼,“我要是住校的话岂不是一个星期只能回来一次?而且住宿费很贵的!不行,我不住校,家里得有人看着!”

  “你妈我还没到不能自理的地步,我能看好这个家,让你住你就住,你住校的那点钱家里还能负担得起,这个你就别担心了。”顾母淡淡道。

  “家里现在还有多少钱我不知道吗?妈,我真的不用住校!我在家也可以好好学习的,真的!”顾燕华努力说服顾母。

  “顾燕华,你别惹我生气。”顾母抬眼看了女儿一眼,淡淡道。

  “妈!”顾燕华都快急哭了,求救地看向弟弟。

  顾燕清放下筷子开口道,“妈,姐,你们都别急,姐你就听妈的,住校吧,高三是很重要的一年,你必须得把全部心思都放学习上,钱那方面你别担心,我会搞定的。”

  顾母越听越不对劲,忍不住皱眉问,“燕清,什么叫‘我会搞定的’?你别忘了你也是个学生,你的任务也是学习。”

  “妈,关于这个,我打算休学。”顾燕清认真道。

  “什么?!”顾母和顾燕华都大吃一惊。

  “你要休学?你疯了是不是?”顾母生气道,“你好不容易考上镇上的重点中学,现在说休学,你脑子有毛病是不是?”

  “妈,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家里现在的情况我比谁都清楚,要同时供三个学生上学,太难了,而且家里的菜地、你和燕文也需要人照顾,姐成绩好,冲刺一年,我相信一定能考上大学的。我才高二,就算休学半年,回去也能跟上进度,综上所述,我休学是最好的选择。”

  “胡说八道!”顾母气得脸都红了,“你们都还只是孩子,孩子只要注重学习就好了!家里还有钱的事我会搞定,不用你们操心!你们两个都给我乖乖去上学!”

  顾燕华刚要开口,顾燕清抢先道,“妈,我已经决定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改变主意的。”

  “你!你是要气死我吗?!”顾母咬着牙质问。

  顾燕清很是无奈,但语气和神情都很坚定,“妈,我没有要跟您作对,也没有要气您的意思,我是真的不想读,再说了,以后我要是想读书的话,完全可以再报名去读,现在是真的不适合。”

  “以后再报名,那时候你都几岁了?哪间学校还会收你啊?!你、你——”顾母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眼眶一红,竟然哭了出来。

  “妈!妈你别哭……”顾燕华赶紧过去给顾母顺气,安慰她。

  许燕秋和许燕文姐弟俩一脸慌张地围在顾母身边,神情有些茫然,显然不知道为什么好端端的哥哥姐姐会跟妈妈吵了起来,还把妈妈气哭了。

  顾燕清有些心疼,但想到日后,他还是狠了狠心,别开脸道,“妈,总之我是不会去读书的。”

  “燕清!”顾燕华怒道,“你就不能别说话了?!”

  顾燕清沉默了几秒,转身走了出去。

  “哥哥!”许燕文有些慌张地追到门口,被顾母叫住了。

  “让他走!这个混小子!”

  ……

  顾燕清走出家门,抬头望着夜空深深叹了口气。

  低头,颜色快跟黑夜一样的顾小黑正蹲坐在他脚边抬头看着他,吐着舌头一脸萌相。

  顾燕清弯腰揉了揉它的脑袋,“你怎么跟出来了?”

  顾小黑“哈赤哈赤”吐着热气,尾巴很欢快地摇着。

  顾燕清又叹了口气,看了看四周围,“这下好了,该去哪里呢?”

  就在顾燕清准备去村中心最大的那颗榕树下坐会儿的时候,前方忽然有光照过来。

  顾燕清眯了眯眼,抬手挡住照到自己脸上的光。顾小黑有些迟钝地冲着来人叫了起来。

  “燕清?你站在路中间干嘛?”来人竟然是骆建国。

  ……

  “原来是这样……”骆建国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根狗尾巴草逗着顾小黑。

  “你的想法我能理解,不过吧,婶子他们好不容易供你们上学到高中,你现在说不上就不上,她心里肯定不高兴的,而且你也是,这种事你必须得来软的,让她慢慢接受,你来硬的那不吵翻天了么。”

  顾燕清再次叹气,“可是我妈那脾气,来软的也未必接受啊……我感觉就必须跟她磨。”

  “你啊,就没想过这样硬碰硬,万一婶子气极了,好不容易养好了一点的身体又变差了,搞不好她还不肯吃药了,你怎么办?”骆建国望天,戳了戳顾燕清的脑袋。

  顾燕清愣了下,“对哦……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所以说你傻啊!这种事你个小辈怎么好跟长辈顶撞?”

  “那要怎么办?”顾燕清虚心请教。

  骆建国摸着下巴想了想,侧头看顾燕清,“你说,你要休学这件事,我爸是支持你的机会大呢,还是反对你的机会大呢?”

  顾燕清一脸踩了狗屎的表情,“我觉得他首先会痛揍我一顿……”

  骆建国大笑了几声,拉着顾燕清起身,“那就对了!走,找我爸去!”

  ……

  不出顾燕清所料,得知他要休学的事,骆明成一句话没说,甚至还没听理由,就拿出藤条先狠狠揍了顾燕清一顿,打得顾燕清一蹦三尺高,不断求饶。

  顾小黑看见有人打他主人,立刻不干了,呲着奶牙一脸凶萌地想要冲上去咬骆明成,被骆建国眼明手快一手抓住了尾巴拖到自己身边。

  骆建国摸着它的毛,一手掰开它的嘴巴看它的牙齿,末了笑嘻嘻地拍拍它的脑袋,“就你这一口奶牙,还想去咬我爸呢?小心被我爸给炖了!不过这么小就知道护主,长大了肯定不差!”

  顾小黑被他压着动弹不了,只能奶声奶气地叫着、呜咽着。

  顾燕清被打得龇牙咧嘴,眼泪都要下来了,最后还是徐翠看不下去了,拉住了还要继续打的骆明成,“好了好了,你真想把人孩子打坏啊?”

  骆明成喘着粗气,瞪着顾燕清,一把扔掉了手上的藤条,一屁股坐了下来,徐翠赶紧给他倒茶顺气。

  骆建国看到顾燕清手上那一条粗粗的印子,咂了咂舌,暗道他爸还真是下得去手啊,这还不是自己孩子都能打成这样,要今天被打的是他或者他弟的话……

  想了想后果,骆建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你说,你有什么理由让我支持你休学?”骆明成冷声问。

  顾燕清捂着自己被打疼的屁股,眼里含着泪水,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地道,“叔,我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学费多贵啊,我们家一共有三学生呢,光学费一年就得花掉多少啊?还没算书本杂费和我姐的住宿生活费呢,而且再过个一年左右,燕文就该上小学了,总得给他留一点钱吧?我妈现在病还没好,还得接着吃药,这一来二去,家里的钱怎么够用啊?我要是不读的话,不仅能省点钱,还能在家照顾妈,还能上山捡山货,顺便再寻思着做点别的小生意挣点钱,可要是家里只剩下我妈一个,你让她一个女人上哪儿去挣钱啊?身体又不好,总不能老让你们帮忙吧?你们也有自己的生意要看着,而且,长贫难顾这个道理我们所有人都懂。就算勉强逼我上学,我也没那心思学习,到头来,成绩下降了,家里也没照顾好,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顾燕清用肉眼都可以发现,听完他的理由后骆明成的脸色明显有了好转,但还没等他高兴多久,骆明成就沉声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要真选个人休学的话,完全可以是燕秋或者燕华,你是顾家的独苗,你必须得有出息!”

  顾燕清都想扶额了,这旧社会的思想哦!

  “叔,燕秋怎么说也都还是个孩子,你让她休学在家里能照顾什么啊?说句不好听的,她连自己都还没能照顾好呢!我姐成绩好,这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而且她马上就上高三了,老师都说了,她是班上最有可能考上大学的其中一个,加上她本人也想读书,现在让她休学这根本说不过去!再者,谁说要有出息就一定得读书?你们说的有出息,那不就是挣大钱吗?我要是做生意能成功的话,照样能挣大钱!有出息!等到了那时候,我再去重新上学,考个大专毕业证,那不就完了吗?而且啊,你们这是典型的重男轻女思想!谁规定男的必须得有出息?女的一样能有出息啊!我还不一定能考上大学呢,可我姐,我相信她是绝对可以的!”

  骆建国在后头听得直点头,徐翠忍不住开口道,“燕清啊,不是婶子泼你冷水啊,这读书不是你说了算的,还得看人学校收不收你呢。哪怕你日后真的挣了大钱,那你都过了读书的年纪了,哪间学校还会收你啊?而且你宁愿自己休学也让你姐读书,让村里的人知道了,指不定怎么说你姐呢。”

  “婶子,社会是会发展的,读书是没有年龄限制的,你觉得现在有多少人能考上大学?但是没考上大学又有能力的人有多少?我相信日后会有更多有能力的人因为文凭而找不到工作,所以慢慢一定会衍生出成人大学这种教育体制,专门就是针对我们这种早年没有读好书,又希望重新读书的人的,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如果真没有的话,也没问题啊,我可以直接去国外念书,文凭含金量更高呢!”顾燕清信誓旦旦地道,“我们家的事儿,轮得到他们叽叽歪歪吗?谁敢在背后碎嘴,让我知道了,铁定不放过他们!”

  徐翠忍不住和丈夫对视了一眼,骆明成皱眉道,“这未来的事谁说的准!”

  顾燕清露齿一笑,“所以才要更看重现在不是吗?”

  骆建国忍不住笑了出来,被徐翠瞪了一眼。骆明成点燃一支烟,狠狠抽了大半支,半响,才抬眼看顾燕清,“你是打定主意,我们怎么说都没用了?”

  顾燕清认真点头。

  骆明成把剩下的小半支烟给灭了,叹了口气道,“走吧,去你家。”

  顾燕清双眼一亮,大喜,“谢谢明成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