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番外】芯儿
作者:盛善心儿      更新:2017-03-18 19:33      字数:0
  大明洪武年间——

  她叫芯儿,是王爷收养的孤女;父辈为军户,追随王爷沙场征战多年……

  王爷是当今皇四子,分封北平,掌握兵权。

  因她聪明伶俐,又识得几个字,王妃便安排她看管府中藏书,待王子读书时奉书捧墨。平日里无事由,她同别个使女一样,跟嬷嬷学针线。

  她喜欢读书,喜欢王府里的花儿雀儿,但更喜欢的是——王爷跟前,那个叫三保的侍从。三保比她年长许多,大概十多岁,但她就是喜欢找他玩,喊他“三保哥哥”。

  芯儿知道分寸,她会挑选三保不当班的时候,还要留意王爷是否传唤他。三保也喜欢哄她玩,因为她不像其他女孩子那样柔弱爱哭。如果将其他女孩比作娇花,那么芯儿就是一眼清泉,观之沁人心脾。

  赶到王爷传唤三保,芯儿总是躲在转角,远远地望他一眼。三保多半是留意到她的,想着王爷传唤不便耽搁;等他出了院落,还看到她,就会唤一声她的名字,跟她笑一笑。

  偶尔看不到芯儿,三保暗自猜测:莫非她身子不太舒服……

  后来皇帝殡天,皇太孙继位,朝廷欲意削藩。危险的气息,扩散到了北平,那年她才九岁。

  先皇殡天以后,王爷传唤三保的次数多起来,三保出入王爷待客的庭院,来不及跟转角的芯儿打招呼。

  芯儿略敢失落,转念一想:王爷要做大事,三保哥哥受到王爷器重,她不能妨碍三保哥哥……

  近来,芯儿跟随嬷嬷学刺绣,终于绣成一条杏花手帕。她想把手帕拿给三保哥哥看,看过文房的值班记录,确定今儿午后三保哥哥不当班,才去找她心心念念的三保哥哥。

  午未之交,芯儿路过王爷待客的院落,发现正房廊下,扒窗户站着一名内侍。她一时驻足向里望去……

  赶巧此刻,世子的伴读出现,问道:“唉,戳在那儿想什么呢?”

  他一声喝,惊到了廊下那位,继而影响到了正房里。王爷同一僧、一道、两名武将出了正房,一眼瞧准了芯儿。不等王爷发问,廊下内侍指责:“你个小妮子,来此做甚?”

  芯儿不理旁人,望着王爷说:“小女是来找三保哥哥的。”

  王爷不怒自威,一个眼神下去;一名武将告退,转身领出来三保。

  三保见到芯儿,顿时慌了神:“芯儿,你怎来这儿啦?”

  待要跟王爷解释,王爷摆了摆手,走向芯儿,和蔼地问:“你来了多久?都听到了什么?”

  芯儿说:“小女只是路过,”又一指廊下贼喊捉贼的那位,“倒是他,扒窗户听墙根好一会儿啦。”

  “王爷,”那内侍慌张地跪下来,“休听这小妮子混说,小的只是、只是在廊下,听候王爷吩咐。”

  芯儿一字一句地讲:“王爷没留你在屋里,明着不需要你伺候;你不去茶房躲懒,为何赖在廊下,还扒窗户偷听,不嫌累么?”

  那内侍待要还口,芯儿抢先一步质问:“再者,今儿轮到你当班么?”再一转身,指着世子伴读,当众讲道:“世子大伴在院外,同我打招呼,至于把你吓得够呛?”

  王爷顿时一惊,暗想这小妮子伶牙俐齿、心如明镜一般。三保反应及时,赶在那内侍咬舌自尽之前将其拿住,并从他怀里搜出疑似京师朝廷的物件。

  “好好,防不胜防啊,”王爷挥了挥手,吩咐府兵押下细作,仔细审问。回头安抚芯儿,王爷告诉她:“你立了大功,想要什么赏赐?”

  芯儿问王爷:“王爷能否恩准,小女在三保哥哥得空时,找他玩么?”

  王爷稍作犹豫,之后按照抚摸芯儿额头,讲道:“从今往后,只要三保得空,叫他带着你。”

  芯儿依礼叩拜:“多谢王爷恩准。”

  王爷随后吩咐三保:“你先带这妮子满府里转转,告诉她哪里能去,哪里不能去。”

  三保携芯儿,依礼告退。

  王爷身旁的道士,刚刚替芯儿相过,此刻回禀:“王爷,此女有白泽之相。”

  僧人点头附和:“貌端身正,心如止水。”

  王爷又问:“依二人之见,三保何如?”

  僧、道回禀:“资质出众,可堪大用。”

  三保引着芯儿一路绕行,至王府以北。北边空地上,篱笆墙圈出一块儿,放养了好些鸡鸭鹅。三保捡起地上的几颗石子,示意芯儿往篱笆圈里扔。

  芯儿照做,鸡鸭鹅等禽类本就叫声嘈杂,由俩人一折腾,一声更是高过一声。

  “芯儿——”

  “什么事啊,三保哥哥?”

  三保问道:“王爷当时问你话,你不害怕么?”

  芯儿微微一笑:“有三保哥哥在,芯儿就不害怕。”

  三保含笑问她:“你怎知,廊下那谁是细作?”

  芯儿笑道:“是他自己作贼心虚罢了。”

  三保见左右无人,低声叮嘱她道:“外面风声紧,王爷要办大事,你可别搅和了。”

  芯儿认真地点了点头:“知道,那边院子里来过好几波客人。我若一时瞧见,早就躲远远的啦。”

  “还是芯儿懂事——”

  芯儿微红了脸,掏出袖中手帕,系在三保右手腕上:“三保哥哥,待我长大后,嫁你可好?”

  三保一时怔住,回过神来,安抚她说:“芯儿将来长大后,有了心上人,指不定会记得三保哥哥啦。”

  芯儿心说:“可我只喜欢三保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