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八十五章
作者:neleta      更新:2015-02-08 10:15      字数:0
  在御書房緊急磋商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早,秦歌派小鬼秘密前往與鳳鳴國相鄰的亞木、鹿兒兩屬國,暗中做好準備。秦歌下了死令,在鳳鳴國送來訃聞之前朝中不得對外洩露。秦歌單獨留下了大將軍莊嘯,第三天,莊嘯帶著秦歌的手諭離開了京城。

  鳳鳴王的死超出了秦歌和伍子昂的預料。伍子昂從鳳鳴回來後,兩人不是沒想到鳳鳴國可能會變天,也提前做了準備,但他們萬萬沒想到鳳鳴王會自焚。雖然與鳳鳴王只見了幾面,但得知他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一生,伍子昂的心情格外沉重。

  連著在宮裡住了三天,伍子昂回了王府。換了身衣裳,見了幾位朝中官員,又與馮維州等人商議了一番事情,最後陪姑奶奶用了晚飯,逗了逗快一歲的長女,伍子昂又匆匆進了宮。對於他晚上常常留在宮裡與皇上議事之事,王妃柳双早已淡然處之。在伍子昂進宮前,她甚至體貼地為他收拾了幾身衣裳,叮囑他注意身子。

  “双兒,子昂越來越忙,委屈你了。”握著柳双的手,范伍氏滿是愧疚地說。

  柳双搖搖頭,笑道:“姑奶奶,王爺不忙,我們伍家哪裡會有今日的光景。王爺現在是雙王,自然會更忙。我知道的,只是心疼他的身子。”

  “唉……”范伍氏的這一聲歎包含了太多的情緒。她拍拍柳双的手,沒有再說什麼。自從柳双生下長女後,伍子昂在府裡的時間就更少了。相反的,伍子英常常在府裡。尤其是伍蘿衣開始學走路之後,伍子英每日都會回府親自教她走路,儼然像是孩子的親生父親。

  每當這個時候,看著在一旁微笑的柳双、雙手扶著蘿衣走路的伍子英眼裡的喜悅,范伍氏就心焦不已。而她又隱隱有些錯覺,她有時候甚至覺得這是伍子昂故意縱容的。她找伍子昂談過幾次,伍子昂要不就是跟她打哈哈,要不就是一副不擔心的模樣,幾次之後,范伍氏也就不跟伍子昂提了。也因此,她才會有這種錯覺,也才會一直保持沉默。

  “姑奶奶,我扶您回房吧。”

  “好。”

  握著拐杖,范伍氏由柳双扶著站了起來。看一眼氣色比剛進府的時候好太多的柳双,范伍氏把擔心嚥了下去。子昂那孩子從小就不讓人操心,他和柳双的事也一定有他自己的打算。想到這裡,范伍氏一手握住柳双的手,沉默地回了屋。

  陪姑奶奶說了會兒話,柳双便回了屋。坐在梳粧檯前讓娟子給她取了首飾,換了衣裳,柳双的視線一直落在那個裝著針線的盒子上——那是伍子英送給她的。想起那人當時的緊張,柳双就不禁發笑。

  “娘娘?”聽到笑聲的娟子看了過去。

  柳双馬上收回笑,淡淡道:“沒什麼。你下去吧,我累了。”

  “是。”

  娟子退了出去。

  拉出掛在脖子上的紅繩,柳双寶貝地摸著已經有些褪色的荷包。只要王爺不在府裡,晚上她便是孤枕獨眠;若王爺回來了,晚上的激情每每令她第二天都不得起身。眼圈熱辣,一滴淚緩緩凝聚,最終落了下來。“他”,已經十日沒有來過了……這十日,王爺自然也不在府裡。想到王爺今晚又進宮了,柳双的心窩刺痛。

  “娘娘,二爺來了。”

  心怦動,柳双卻沒有起身,而是淡淡道:“讓他進來吧。”

  門外的娟子很是為難,天晚了,讓二爺進娘娘的臥房實在不妥,可她又不能違背娘娘的意思,正猶豫著,另一人出聲:“天黑了,我不進去了。蘿衣睡了,你把她抱到大嫂的屋裡吧。”

  “好。”娟子鬆了口氣,趕忙接過伍子英懷裡熟睡的郡主。而在屋裡的柳双卻站了起來。

  伍子英捨不得走,握著女兒的小手叮囑:“蘿衣睡前喝了不少的水,晚上可能會尿床,你記得跟嬤嬤說。”

  “奴婢知道了。”

  “她胳膊上有兩個包,讓嬤嬤晚上拉好床帳,別讓蚊蟲進去了。”

  “哎。”

  看著二爺眼裡的慈愛,娟子的心裡很難受。這時候,臥房的門簾被人掀開了。正盯著女兒瞧的伍子英下意識地抬眼,然後他愣住了。娟子轉身,一看娘娘僅穿著裡衣就出來了,她也愣了。

  “蘿衣睡了?”

  站在門口,柳双看著伍子英,伍子英很少能看到她頭髮放下的模樣,一時看呆了。

  “回娘娘,郡主睡了。”

  柳双看一眼女兒,微微一笑:“把她抱到嬤嬤那兒去吧。”

  “是。”

  猶豫地看了一眼娘娘和二爺,娟子抱著孩子走了。

  娟子一走,柳双的眼裡突然湧上了淚,伍子英的腦袋瞬間炸開,兩步走到她跟前:“怎麼了?”下一刻,他的身體就僵住了,懷裡撲進了一副嬌柔的身軀。

  ※

  躺在秦歌的龍床上,伍子昂一手摟著秦歌,雙眼無神地望著床頂。秦歌枕在他的肩頭,看出他的失落,開口:“這麼難受?”

  伍子昂扭頭,歎道:“去年我到鳳鳴的時候就看出何愁何樂對鳳鳴王有不軌的心思,沒想到會這麼快……我這幾天一直在想鳳鳴王對我說的那些話。他認得我父親,好像和我父親之間還發生過什麼事,可是他卻沒有為我解惑。他似乎……有點恨我父親。”

  秦歌蹙眉:“鳳鳴王身上的疑點太多了……為了最寵愛的兒子,他寧願用鳳鳴國來換何歡的一生,這種父愛……我,無法想像。”

  伍子昂點點頭:“是啊。也難怪何愁何樂不喜歡何歡,鳳鳴王對何歡的寵愛與對他們兩人的冷漠可謂是天上地下。”

  秦歌冷道:“怪也只能怪何愁何樂對他們的父親起了不該有的心思。”

  樓緊秦歌,伍子昂翻了個身,眼裡是不舍:“一定要派我去嗎?去年送何歡回去我就離開了你大半年,這回又不知得多久。”

  指尖纏上伍子昂的髮絲,秦歌的臉上是唯有伍子昂才能看到的絲絲溫柔。“我又何嘗捨得你去,你手上雖有兵權,但遠遠不夠。這一次的機會是鳳鳴王送到你手上的,抓住這次機會,你就是真正的雙王。”

  翻身,伏在秦歌的身上,伍子昂輕吻他:“可我捨不得離開你,算上來回路上的時間,這一去我恐怕一年都見不到你。”

  秦歌回吻,低聲道:“怕什麼?我在宮裡等著你。等何歡快抵達京城的時候,你親自去接他。我要讓他們知道,是你救出了何歡,這樣我派你去他們才不會多嘴。”

  “秦歌……”

  與秦歌深吻,伍子昂把自己能付出的所有溫柔通過一個個的吻、一次次的撫摸留在秦歌的身上。不知為何,想到鳳鳴王的死伍子昂就不禁發抖,從鳳鳴王的身上他看到了秦歌的影子。若有一天他負了秦歌,秦歌也會像鳳鳴王那樣吧。一個冷顫,伍子昂把自己埋入了秦歌溫暖的體內,哪怕秦歌不愛他了,他也絕不會負了秦歌,這輩子,只有這個人會這樣全心為他。

  ※

  文泰五年十一月十一,頭戴白綾的何歡被梁王伍子昂親自接入京城。當天,鳳鳴新主何愁偕同親弟何樂逼死鳳鳴王、迫害幼弟的消息不脛而走。同樣在那一天,因為梁王伍子昂的未雨綢繆,鳳鳴國真正的新王三殿下何歡被平安救出的消息也在大東的土地上傳播開來,並傳到了鳳鳴、尼楚等國。聯想到伍子昂曾護送何歡回鳳鳴,大東的百姓們對這位雙王的能力更加的信服。

  隨何歡一同前來的申木在大東皇帝的朝堂上頒佈了鳳鳴王的遺詔。鳳鳴王心知兩位兒子的狼子野心,封何歡為太子,繼承大統。希望大東皇帝能幫助何歡平定鳳鳴之亂,助何歡登上王座,並替他捉拿兩位不孝子。同時,鳳鳴王暗示大東可同尼楚結盟,共同討伐何愁何樂二人。在遺詔的最後,鳳鳴王表示特別敬佩梁王伍子昂的能力,以及感激他對何歡的照顧,希望伍子昂能親自率軍為自己報仇。何歡認梁王為義兄,鳳鳴與大東世代友好,永不背棄。

  此詔一出,天下譁然。本來秦歌為任命伍子昂為出征大將還想著怎樣安撫朝臣的藉口,這下他不用想了。伍子昂能獲得鳳鳴王的信任,那些不服他的大臣們也無話可說,就連林甲子都只能黯然地接受伍子昂帶兵出征一事。成為了何歡義兄的伍子昂身份更是不同以往。鳳鳴王用這道遺詔為秦歌減去了許多的麻煩,最後一次幫了秦歌與伍子昂。

  當天,秦歌下令:十天后,伍子昂作為“平孽”大將軍,率領十五萬兵馬出征鳳鳴。莊嘯的長子莊不羈、伍子昂的二弟伍子英兩人為副將,隨伍子昂一同出征。而此前派出去的莊嘯調集邊境的八萬大軍在鹿兒國與鳳鳴國的邊境已經與鳳鳴軍隊開戰了。

  秦歌的寢宮內,何歡撲在他的懷裡大哭。摒退了其他人,秦歌一手摟著他,任他宣洩。

  “皇帝哥哥……父王……父王……”

  何歡的哭聲令秦歌也不由得有些傷感,他撫著何歡的頭,道:“朕會為你父王報仇。”

  何歡抬起頭,淚眼模糊地說:“皇帝哥哥……父王為何不願和我,一道走……父王,父王可以不死的……皇帝哥哥……我恨大哥和二哥,我恨他們……是他們,逼死了,父王……”他以前只是不喜歡,現在則是恨了。

  想到鳳鳴王曾經對伍子昂的交代,秦歌擦著何歡的淚,說:“你說過你父王總是悶悶不樂的,也許這樣他會好過一些吧。何歡,你父王做的一切都不過是為了你能幸福。你的傷心會讓他的魂魄無法安心地轉世。”

  “皇帝哥哥……父王……父王……”

  憔悴了許多的何歡臉色慘白,父王的自焚、將近四個月的逃命使他瞬間長大了。總是靈動的大眼睛此時盈滿了哀傷與怨恨。

作者有话说:

还是挪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