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Break Two:新年快樂(下)
作者:eri      更新:2014-10-02 16:25      字数:0
白玉堂拉著展昭,問道:「貓兒,快說這是什麼一回事!」

展昭一臉高興的道:「Mary跟Eva是一對啊!我還以為月華跟你說過了。」

看白玉堂一臉驚愕,展昭問道:「玉堂,你很抗拒同性戀嗎?」

白玉堂看看展昭又看看Eva,道:「不是,也不是第一次遇到,況且我有什麼立場對人家的私事說三道四?只是…左看右看也不像…」

「外表不一定看得出來的,她們在一起快有十年了,打算明年八月結婚(註2)。」突然靈光一閃,道:「你剛才說Eva跟月華訴苦,說不明白的那個書呆子,應該是Mary才對吧!她是個古生物學家。」

「那…這陣子Mary到哪裡去了?」

「她是瞞著Eva回老家了。Mary家是個有名望的家族,家裡好幾代都是古生物學家。她跟Eva在一起這麼久,家裡的人本來不贊成的也逐漸接受了,唯獨她的爸爸一直態度強硬。那晚我不是說過有一次她們在酒吧喝的爛醉嗎?其實,原因就是當年Mary的爸爸知道了她們的事,威脅說不分手的話就要斷絕給Mary的資助。那時Mary正要升博士班,有其父必有其女,她也是個倔脾氣的人,就跟爸爸大吵一場,連帶Eva也情緒低落。 那天鬧過了、酒醒了,我們三個坐在一起想辦法。卒之Mary憑優異成績拿到獎學金,生活費則靠打工和Eva精神科醫生的實習工資維持,省吃儉用撐到畢業,吃了不少苦頭。」

「那Mary回老家是宣佈婚事麼?為什麼要瞞著Eva?」

「不,她們早就宣佈了婚訊,只是Mary的爸爸看阻止不了,就賭氣說不會參加婚禮。Eva不希望Mary為了自己跟父親決裂,一直耿耿於懷。二十日那天,Mary偷偷打電話給我,叫我幫她照看著Eva。她剛好有個機會出差,地點就在老家附近。本來是打算跟Eva過完聖誕節後才去的,不過趁著這個一家團聚的節日,想聯合家人盡最後努力說服爸爸。因為沒有把握,又不想失敗時讓Eva再次失望,唯有瞞著她。為了怕露餡,就藉口說挖掘地點收訊不好,連電話也不敢打回來,如果失敗就索性當作沒事發生算了。幸好,Mary還是成功了。」

白玉堂沉吟道:「怪不得Eva跟月華那麼親,想不到她喜歡女的。」

「你別誤會,她早就跟月華說過了,月華也不介意。」展昭頓了頓,又道:「你仔細看,不覺得月華的眼睛跟Mary的很像?」

白玉堂兩邊看看比較,道:「原來是睹物思人…」

Mary嘻皮笑臉的道:「為了賠罪,來!我送妳一個禮物。」放下背包掏出一個大包裹,小心翼翼的打開,露出一塊大石板,獻寶似的讓Eva看:「這個送給妳的,我背著它由多塞特郡回來,真是重死了。這是一對小喙嘴翼龍的化石,妳看!牠們一雙一對,死後也一起變成化石,永遠在一起,多浪漫!這可是跟我同名的大曾祖母在十九世紀發現的,是我的家傳之寶。」

白玉堂極度懷疑地低聲問旁邊的展昭:「貓兒,那東西真的…叫做浪漫!?」

展昭笑瞇瞇的答道:「那就要看送禮的人和收禮的人是誰了,這大概是一個古生物學家的浪漫。」

那超心理學家的浪漫是什麼?跟情人一起撞鬼?自己呢?月華又如何──白玉堂腦裡不由得生出一些讓自己也有點毛骨慄然的想像。

Eva微蹙著眉望著那塊石板,然後白了Mary老大一眼,然後又像想到了什麼似的,訝異地問道:「這家傳之寶哪裡來的?妳…回老家了嗎?」

Mary放下石板,牽著Eva的手道:「我那頑固老爸終於被我的真誠打動,我還把家傳之寶也誆到手,要他當做送給女兒和未來女兒的結婚禮物!當然,不可以禮到人不到啦!」

Eva激動地拉著Mary,叫道:「真的?妳說他會來參加我們的婚禮?」

「對啊,說好了,他會當主婚人。」

一直以來最在意的問題忽然解決了,Eva不由得激動得又哭又笑,Mary看到另一半這個樣子,也是高興得只會抱著她傻笑。過了一會,Mary看到身旁的月華,問道:「妳就是月華吧?真的長得很可愛啊!」月華笑著點點頭,道:「恭喜妳們啊。」展昭也跟白玉堂走到她們面前道賀,兩人笑著回應:「這真是最好的新年禮物。」

一陣音樂響起,公園中心的除夕活動舞台宣佈:「2007年快到了,我們一起來倒數吧!10,9,8…」

五人一起笑著倒數,零時零分來到的一刻,遠處的教堂敲響了元旦的十二下鐘聲,接著一輪煙花在空中爆發。星屑一樣的火花在漆黑的夜空劃出一道道光痕,在天空的畫布上繪出一幅燦爛奪目的圖畫。不過,這世上又有什麼東西可以媲美身邊最珍愛的人呢?Eva和Mary相視一笑,輕吻一下。

煙花結束了,Eva和Mary忽然記起一事,道:「差點忘了!展,祝你新年快樂,也預祝你生日快樂!你別忙著回去,後天我們跟你一起慶祝好麼?」

月華道:「咦?原來今天是貓哥哥的生日麼?祝你生日快樂啊!」

「多謝,其實我的生日是二號。不過因為日子近嘛,一起慶祝就好了。」

Mary叫道:「不行,這一次一定要熱鬧一下!剛才除夕舞會沒有我的份兒,為了慶祝我終於征服了我那頑固老爸,還有我和Eva最後一段獨身女郎的日子,應該好好慶祝一下!」

展昭沒好氣的道:「那是妳愛玩,這到底關我什麼事?」

「不管了,就這樣說定,月華和白也一起來啊!」Mary興高采烈的拉著Eva和月華,道:「我們過去舞台那邊,今晚我還沒跳過舞呢!」把背包塞給展昭,道:「傳家之寶先替我們看著!」三個女生就這樣把男生們撇下了。

展昭笑著搖了搖頭,啐道:「就只會要我做苦差!」向白玉堂道:「玉堂,你要不要也去趁一下熱鬧?」白玉堂搖搖頭,展昭於是示意一起坐在水池旁,等女生們回來。

兩人並肩坐著,展昭想起一事,道:「對了,玉堂,你上次不是問我,一九九六年二月十四日我是不是在香港?我回去後看查看過自己的護照,那時我的確就在香港。那應該是農曆新年前後,我跟父母和哥哥回港探親。那是什麼一回事啊?你見過我麼?」

白玉堂怔怔地看著他,然後臉上綻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一雙鳳眼彎成一對月牙,露出一對深深的酒窩,道:「沒什麼。」看展昭疑惑的樣子,就道:「貓兒,明天是你的生日,我送個禮物給你!你有沒有掛念著想見的人?」

展昭不知道他想幹什麼,不過跟他在一起,就會有些不可思議的事。想了一下,道:「今次本來打算回港時去探望外婆,可惜最後取消了。她年紀已經很大,我們又住在外國,每一次見面都很寶貴。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見見她。」

「好,現在你閉起眼睛,專心一意地想著她,越專心越好。」他依言閉上眼集中精神,感到白玉堂按著他的眉心,那裡傳來一陣暖暖的感覺。

「行了,可以睜開眼睛。」白玉堂伸出另一隻手掌,放在旁邊的水面上,道:「你看著水面。」展昭注視著反映出街燈的水面,不一會開始隱約看見一些晃晃盪盪的影子。影子逐漸凝聚變得清晰起來,他看到外婆在公園裡,拿著木劍揮動,動作緩慢而穩定,精神看來很好。看到年過八旬的外婆如此精神瞿爍,展昭萬分驚喜,不禁面露微笑。

白玉堂閉著眼睛道:「她有沒有手機?你可以打電話給她啊。」

「這樣也行?」

「可以。」

展昭連忙打電話給外婆,在水面上看見外婆停下舞劍,從口袋裡掏出手機,耳邊的手機同時傳來中氣十足的一聲:「喂!」

「外婆,我是阿昭!」展昭心情激動,這情景很不可思議,就好像在做視像會議一樣,一邊看著水面的影像,一邊在電話中聽到外婆的聲音。

「是阿昭啊!你到香港了嗎?」

「不,工作上臨時有事,來不了。」

「啊,不要緊,男人要以事業為重嘛!下次再來就好了。」

「外婆,你好嗎?身體健康嗎?」

水中看到外婆叉著腰,耳邊則傳來她爽朗的笑聲,道:「我這副老骨頭可結實了,現在每天都會去晨運,下個月還要跟其他老人家去表演團體太極劍,我可是年紀最大的隊員呢!」

「好厲害啊!叫表弟他們錄下來寄給我們吧,媽一定也很想看。」

「好啊,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厲害!哼哼!可別以為我老了就不頂事。」水面上外婆抬頭挺胸的樣子,讓展昭忍俊不禁,笑了起來。說了一陣子,展昭掛上電話,白玉堂睜開眼睛,把手收回,道:「看她身體硬朗,還有好些年活呢!」

「謝謝你!這真是最好的生日禮物。」展昭笑容滿臉,衷心感激白玉堂,想了想又問道:「玉堂,這是什麼法術?」

「這叫做玄光術,心裡想著一個人,就可以看到他的情況。只是我沒見過你的外婆,所以要先通過你去感覺她。你如果不是個易感者,這可能不會成功。」

「有關係嗎?」

「你們是親人,多少有點感應的,而你的感覺會比別人更強,道理就是這樣了。」

「原來如此…」展昭轉念一想,問道:「那你跟我通電話時,有沒有看過我?」

白玉堂呸了一聲,別過頭去,道:「你這貓有啥好看的?」

展昭衝口而出的一問,本來也預計會得到這個答案,只是心裡還是有點淡淡的失落。想一想自己也無厘頭,為什麼會覺得白玉堂可能會想看看他?低頭自嘲地一笑,卻剛好錯過了看到白玉堂耳根和脖子上的一層暈紅。

其實某次通電話時,白玉堂一時好奇想看看展昭在幹什麼,就用起玄光術來。水面上看到展昭倚在書房的貴妃椅上,手邊放著一堆書和文件,書桌上的電腦開著,旁邊小几上還有一杯冒著熱氣的咖啡。在有點昏暗的燈光下,展昭伸展著雙腿,閉起雙眼放鬆地仰頭靠在沙發背上。手指輕輕按摩著自己的眉心,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微笑,口唇微微開合,電話那邊同時傳來他沉厚的聲音。此情此景,讓白玉堂看得莫明的安心和愉快。於是之後打電話給他,很多時也會用玄光術看一下他的近況,有時看到他似乎很累,就會提醒他早點休息。當展昭問起為什麼會知道他累,就推說是他的聲音聽來死樣活氣的。白玉堂心下暗忖:「讓這貓知道的話,搞不好會以為我有病!」這件事,他當然是打死也不會說出來。

兩人沉默以對,過了好一會,展昭有點猶豫的打破沉默:「玉堂…」

「嗯?」

「剛才的玄光術,可以再用一次嗎?」

「你還有人想要見?」

「不,只是剛才我沒來得及拍下來…」

「…」

「拍這個應該行吧?你這一身燕尾服,很帥呢…放心,我的拍攝技術還不錯,一定會把你拍得很有型,真的!」努力游說的某大貓,一雙亮晶晶的貓兒眼凝視著某白老鼠,眼裡閃耀著熱烈的求知光芒。

某一身燕尾服很帥很有型的白老鼠滿頭黑線,怒吼:「死貓!!!」

(完)


---------------

(2) 雖然英國還沒有同性婚姻,但有所謂的「公民伴侶關係」(Civil Partnership),擁有所有異性夫婦享有的權利(財產、繼承、移民、賦稅等),去註冊就行了(只是不可在教堂行禮),私人婚禮當然想怎樣搞都可以。我把大貓放在英國,因為我是QM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