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请大家注意下!6月24日网站升级主机,24号-25号期间网站会出现暂时关闭的情况,如遇到网站打不开麻烦大家耐心等候下,感谢大家最前路小说的支持!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四回 隔世寻仇
作者:云埔      更新:2019-04-29 18:30      字数:3101
  001

  没过两天,柳絮就笑不出来了。

  许战此人阴沉不定,看人的眼神犹如看死尸一般,森冷可怕。被当成死人般盯了两天后,柳絮后知后觉得想起了当年她和许战差点滚了床单。

  虽说这事情发生在公元1930年,可实际上她和许战不过是两年未见。短短时间内,要想让许战忘记他俩那点破事,好像不太现实。

  柳絮努力回想着那晚发生的事情,越想越面红耳赤,恨不得立马遁地而逃。

  外面有想捅她的野兽,里头有想捅她的禽兽。捅的部位不同,差距十万八千里。

  她这是古今大战群兽?

  柳絮在那花花肠子,许战自然看出她那点心思。他看破不说破,料准了柳絮不敢轻易往外头跑,外面那人能要她生不如死,他顶多让她欲生欲死。

  嗯,欲生欲死这个词不错。

  想到这里,许战的眼神略带笑意的盯上了柳絮。

  对面坐着的柳絮打了个哆嗦,吞咽了下口水,小声发问:“你这两年都在这里吗?当年我以为只有那几人过来,没想到你也跟着来了。”

  “我是凑巧,那天本来想去牢里救你的。”

  许战说的轻描淡写,柳絮却深知那天有多么凶险万分,心头骤升几分暖意。

  “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那人的本事你也是知道的,我们在这里藏不久,很快就会被发现的。”

  “你和沈凌渊有联系对吗?”

  柳絮一愣,许战连沈凌渊的存在也知,看来这两年里面没少跟踪他俩。点了点头,柳絮有些纳闷:“你意思是我们去找沈凌渊吗?让他帮助我们?”

  许战微微点了点头,眸间藏着的心思却未露半分。用沈凌渊做饵,那人才会轻易上钩。

  那人不死,他寝食难安。

  002

  唐糕慢条斯理的喝着手上牛奶,听着许战和柳絮的对话,嗤之以鼻。

  他就隐匿在两人藏身的不远处,身形修长,安静地犹如一根树桩子一般,只是在喝下每口牛奶时候,露出意犹未尽的表情。

  唐糕爱喝牛奶,是整个道上都知道的事情。平时牛奶不离身,杀人时候也不忘喝上两口。

  他长的很奶气,用现在流行的词形容叫做小奶狗。

  整张脸白白净净,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上扬,会露出一侧的单个酒窝,整个人青春洋溢。但是谁要是觉得他如外表般人畜无害,那么那人下场肯定很惨。

  论说身手,当今世上唐糕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了。

  唐糕身长玉立,体型却很精壮。紧身衣服一穿,立马显出腹部凹凸有致的肌肉。而且他眼神锋利,即使微笑的时候,也掩饰不住神情中刀光凛凛的杀气。

  唐糕现在完全可以出手弄死许战。毕竟当年许战仗着人多,敢举枪对准他的脑袋。

  偏偏许战现在死不得,他若想要生擒柳絮,还非得要许战活着去牵制那些过来的老古董们。

  当年——到底过来了几个老家伙们?

  靠着许战方能引蛇出洞,不把那些藏着的老家伙们一网打尽。他和柳絮之间就没有太平时间好好相处。

  柳絮这女人,真是脑袋瓜里装豆腐的。除了能逃跑,简直是一无是处。唐糕有些懊恼。他当初到底是怎么瞎了眼看上这女人的?

  她怎么就会认为他追着她两年到处跑是为了杀她?他唐糕要是真想杀她,柳絮已经死了千百回。

  003

  沈凌渊接到柳絮电话时候,心头一跳。电话的内容让他很惊讶,他没有想到救下柳絮的人会是许战。

  许战怎么也会跟来?当年跟来的到底有几人?

  但是此刻也容不得他多加思索,几乎是挂断电话后,他就开车飞奔而去。

  “你来的这么快?”柳絮看到沈凌渊有些诧异,电话还没挂多久呢人就来了,这是一路飙车闯了不少红灯吧。

  “快和我走。你藏这里不安全。”沈凌渊废话不多,下车就要带柳絮离开。

  “我有说同意吗?”许战盯住了沈凌渊抓着柳絮的手,阴测测发问。

  沈凌渊其实和许战并不熟悉。不过当年许战背叛霍驰林的事情,人尽皆知。霍驰林固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轻易背主投敌的许战更算不上什么好货色。

  沈凌渊当下沉了脸色:“你打的是什么主意?我看你救人是假吧。”

  许战看了眼柳絮,轻笑了一声道:“我当然是为了救她。不过要想救下她,自然要有人牺牲一下。例如——”

  不怀好意的扫视了眼沈凌渊,许战眼中藏着阴毒。

  站在边上的柳絮看的真切,想的明白。暗道一声不好,反手拽住沈凌渊的手,慌忙将他推上车。

  “快走,许战拿你做饵呢。”

  沈凌渊被柳絮反推上车,还有些懵,抗拒着道:“你说什么呢,那家伙盯着你,保护你是最重要的。”

  话音刚落,沈凌渊就感到凉风吹过,肃杀之气震的他汗毛倒立。他旋身骤转,右足一点,堪堪才避开那道凉风。

  一把尖刀飞过刚才沈凌渊所站的位置,笔直插入一边墙内,白墙瞬间裂出一道细缝。

  沈凌渊惊魂未定,却见柳絮满脸惊恐看了他一眼,身形一动,闪身就朝他扑来。

  “柳絮——”

  “让开——”

  两道声音交杂,沈凌渊根本来不及分辨,只觉得天旋地转,他似乎被谁拽住,又似乎被什么缠住。两股力量相争,他犹如困兽,四分五裂。

  004

  黑色的头发,黑色眼睛,剑眉星目,玉树凌风。

  沈凌渊每次见到那个人总觉的哪里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明明长相堂堂正正,剃了平头,既不油腻也不书生。常年从军让他身姿挺拔,威风凛凛。怎么就会是个杀人狂魔?

  沈凌渊恍恍惚惚间,想起第一眼见到那人时候的样子,那是公元1928年的深秋,那人一身长褂,含笑站在街口,身后的惠乐坊灯红酒绿的闪烁,却硬是把那人衬托的竹清松瘦。

  他一直以为那是个遗世优雅的清贵公子,却万万料想不到——霍驰林根本是人间畜生。

  剧痛从肩膀处袭来,耳边传来柳絮急切的询问声:“沈凌渊,你没事吧?”

  耳朵嗡嗡作响,沈凌渊努力镇定心神,勉力开口道:“我没事。刚才是霍驰林吧?”

  柳絮见沈凌渊开了口,松了口气,环视了四周轻声道:“我带着你跑了出来。没跑很远。估摸着唐糕也在,有他在,霍驰林讨不到半点好处。”

  沈凌渊铁青了脸色,点了点头,对着柳絮道:“趁着他们狗咬狗,我们赶紧走。保护你才是最重要的。要是你再被霍驰林逮住,让他有机会回去,咱们都完了。”

  柳絮看了眼沈凌渊手臂伤口,伤口极深,要不是她飞扑上来带走沈凌渊,要不是唐糕在后面出手阻拦。恐怕此刻沈凌渊已经人头落地了。

  相比她而言,霍驰林更想宰了眼前这个男人。

  柳絮长年逃亡,身无常物,一摸口袋,空空如也,也没法给沈凌渊包扎一下伤口,叹息道:“别急,霍驰林单挑唐糕自然没有胜算,若是加上许战,就够他们三缠斗一阵子了。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包扎你的伤口吧。”

  沈凌渊当然知道柳絮这么说的自然是有几分道理的。

  虽然许战和霍驰林翻了脸,两人都想杀对方而后快。

  可是两人又是随时会因为自身利益而结盟的人,如今唐糕立场俨然和他俩相驳,他们会联手并不奇怪。

  005

  沈凌渊摇了摇头,看了眼自己还在流血的手臂道:“许战拿我做饵,把我也暴露了。你我现在一定要找个更稳妥的地方才行。当年我记得除了我们几人外,不是还有两人也来了吗?我记得当时你好像是为了要救其中一人?”

  柳絮张了张嘴,先是点了点头,后而摇头,略带惋惜的回答;”这两年里面,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两人。”

  沈凌渊诧异询问:“难道你救那人时候没有和他说定今后联系的方式吗?哎,可惜我不认识那两人,不然我这两年定能找到他们下落。”

  “说了,可是他一次也没有找过我。虽然我东躲西藏,可是每半年我都会去一次说定的地方,不但没见过人,也没有见过任何暗号。”

  “难道发生了意外?”

  “先别指望他们了。何况其中一个也是敌非友,哪里能够投靠的。你先想一想,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们先躲的?”

  沈凌渊定下神。仔仔细细筛选了一下,郑重道:“回刑警大队。”

  “啊?你都暴露了还回去?”

  “就是因为暴露了才要回去,他们一时之间肯定不会想到我们敢回去。何况哪里还有比警察扎堆在的地方更安全了?”

  “话虽如此——可是,我总觉心里头有些不安。”

  “别墨迹了。要说不安,你整天被人追杀,还有什么可安全的感觉?”

  柳絮想了想觉得沈凌渊说的很有道理——她被人追杀了两年,满心都是不安感。

  可几小时后,柳絮就想抽自个儿耳光。你说人长期逃亡都逃出精了,怎么能不相信自己直觉。

  她看着那人熟悉的背影,越看越觉得心惊肉跳。当年那两人,一个朋友,一个敌人,为什么两年后的今天,她偏偏要碰到那个敌人?

  还是一个不亚于霍驰林那个变态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