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7月13日11:31一笔、12:16两笔,总共三笔小额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九十四章 先祖遺願
作者:南佬      更新:2019-06-23 00:53      字数:2586
  夜幕低垂,燭光微微,忽明忽暗的燭火照印,啞奴看不出臉色心思的臉顯詭魅駭人,身上的黑霧纏繞,隨著他的步伐如黑麻麻的雲嵐傾瀉,鋪捲長廊石階。

  手爪上的黑霧如蛇纏捲,將賊人包覆成蟲蛹拖行,渾身寒氣逼人,連白翎雀也跟著躁動不安,啾了一聲展翅威嚇,公白翎雀展現戰鳥之姿,飛近黑霧,卻又在黑霧捲纏之際連退數步,全然不敢輕舉妄動。

  門外一陣碎步聲響,搭著氣喘吁吁,娘哩娘氣的哎唷聲,正是元喜趕回來瞅瞅,他乃是凡人,兩眼看不見如飄薄紗的黑霧瀰漫,瞅著啞奴就當他是一般人攥拉著他。

  「啞奴啊,這都什麼事啊?誰喊的刺客?有你在,刺客怎敢…唉唷,喘死我了。」

  彎身急喘,眼神順著啞奴抓攥的衣領望去,他這會兒才蹲下探個究竟。

  「欸!伯邑考大人!」

  還滿臉是血!怎麼會有血!

  「啞奴,誰受傷了!這!這!」

  不遠處,帝辛像是老早便聽見他大呼小叫,邊走上石階便嚷。

  「這這這,這什麼這,到底發生何事!元喜,你怎地…」

  猛然見著渾身是血伯邑考,更在他手上見著那沾血的白毛,帝辛心頭一凜,眼神染上怒氣。

  「啞奴收拾他。」

  他,自然是指伯邑考。語末,他便要奔進書殿裡查探一二,啞奴一個飄移擋在他跟前,朝帝辛緩緩地搖搖頭。帝辛不敢置信的瞪大眼,冷冽的鳳眼微瞇。

  「寡人敬重你,不代表寡人事事都得依著你。」

  啞奴依舊搖頭,然帝辛卻像是知道什麼一樣,壓抑怒氣罷袖嚷了牧珆前來。

  「伯邑考擅闖革虞院,還渾身是血,寡人釐清他嫌疑之前,乃將他押進大牢,誰都不准見!」

  牧珆答應,彎身行令,啞奴這會兒沒有阻擋,反退了一步,對牧珆是能閃多遠就閃多遠,眼睜睜的任著牧珆拉走伯邑考。帝辛冷沉著一張臉,越過啞奴,在與他錯身的那霎質問他一句。

  「有你在。革虞院怎地還會發生濺血的荒唐事!」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朝書殿裡走,元喜看沒看懂,同情的瞟了啞奴兩眼,他納悶得很,啞奴不就是個奴才,皇上這話怎麼說得他像是神一樣彷如能護著整座革虞院。帝辛急奔,白毛染血,那當是小兔子受害了,那玄亦呢?狐狸呢!

  繞過長廊,遠遠的就見著一點藍色小光點,再走近些便見著玄亦將玄靈珠摘下,嘴裡喃喃自語。帝辛腦袋一片空白,玄亦還清醒著,也就是說那微光下染血的身子是…

  「玄暘!玄暘!玄暘快來!」

  亂了方寸,腦袋一片空白幾近失控的理智牽引他慌張的腳步,邊嚷邊跑向書殿,元喜隨側一旁,見了滿身是血的無恩,腿軟了一半,喃喃一聲小主、皇子,然急著奔型的帝辛卻沒聽見他的喃喃自語。

  屋內微光在血泊中搖曳,玄亦攥著玄靈珠,定睛會神,沒聽見他的嚷叫,他將玄靈珠放在自己的額心上緩緩闔上眼皮,低頭說著不同於凡人的語言—

  “…天宮神獸在上,先祖流年遺囑為尊,天人最年幼的玄亦幸得恩寵得此玄靈珠在身,今日,將玄靈珠還與天地,與恩賞於無恩善魂,保守他安平—”

  親吻藍色靈光珠子,雙指一撚,將閃爍藍光的珠子點在謝主恩額心上,玄靈珠毫無抗拒,併出仙靈之氣,閃爍水藍光澤而後緩緩沒入他飽滿的額心。玄亦控制不了心頭震撼,無法停止落淚,眼淚如珍珠一顆顆滾落臉頰。

  「真的是你…先祖說的都是真的…」

  先祖遺願是他們自出生就留存在腦海裡的鐵律,他們一生奉行,過了百年安平,他也曾嗤笑過自己是否再過一百年也送不出珠子。然,見著珠子沒入謝主恩的額心—

  「嗚…先祖,小輩知錯。」

  先祖遺願大有智慧,那是千百年前就安排好的宿命,豈是他能左右嗤笑。玄靈珠藍光沒入體內,光如水流四竄,順著血脈流竄,藍水流通過他的鼻、頸、心、腹和四肢,閃耀奇異的靈動光芒。皮膚下若隱若現藍光浮動,現在點點滲出他的皮膚,將他團團包圍,連著下腹也圍成一圈,隱約中還能見著腹中微動的點點胎動。望著胎動,玄亦仍不敢大意,又喚了他兩聲。

  「無恩、無恩?」

  然,謝主恩仍是睡著,藍光繼續竄流,纏繞的點點藍光也纏上解靈玉,不知不覺中腐蝕了解靈玉的紅繩。紅繩如被火燒盡成灰,隨風一吹,煙灰飛散。千年銀狐靈氣深蘊,沒了解靈玉禁錮,壓抑不住的靈氣噴發,一瞬炸裂,謝主恩身子虛弱,撐不住靈氣流竄,無法維持人形,逐漸化為一隻銀白雪狐。

  帝辛在門外驚見他化為狐形,心頭震盪,他當不是害怕狐狸,狐狸不成樣的模樣他都瞅過了,還怕他的原形!他只是、只是害怕—

  「你對他做了什麼!」

  他害怕,他怕狐狸如先祖湯留下的石書所言,神獸妖物乃天地靈氣所化,死後變成原形,而後歸天歸土。他搶過銀白色的狐身,壓抑不了暴怒,染著赤紅血絲的雙眼瞪著玄亦大吼。

  「你說啊!你對他做了什麼!」

  讓大王吼得怔愣,然毫無反應的無恩更令玄亦心驚,不該如此的啊。

  「玄靈珠…先祖遺願說過,玄靈珠…嗚…無恩!嗚嗚…」

  他叩地額頭發出一聲響亮,額心破了一小洞,血流順著眉心滑過鼻頭,混著眼淚匯聚在下巴處,泣道。

  「奴才謹遵先祖遺願…將玄靈珠贈與救命恩人,玄靈珠選擇了無恩,沒入無恩體內,奴才宿命已了。倘若…無恩去了,奴才便…奴才、奴才…」

  他是兇手,若不是為了他,無恩又怎麼會讓賊人刺傷,愧疚不已,他現在再次叩頭,便想一頭撞死自己,然他再次叩首,卻讓一軟綿綿的虎掌接下。一抹金黃色旋風掃過書殿,玄暘諾大的獅首隨著虎尾擺動,轉璇一圈後正坐於帝辛跟前,黑嘴角動了動。帝辛越聽臉色越沉,瞪大了不敢置信的雙眼,掃向玄亦。

  「玄暘說…孩子…狐狸他有孩子了?」

  玄亦仍趴伏在地:「無恩身上確實染有胎動的靈氣…」

  「孩子…狐狸有我的孩子了…」

  撫過沾血的白毛,他眼眶越熱,激動的渾身發抖,分不清心裡頭的不安和恐懼,他從未如此忐忑,甚至不曾如此,現在他不懂自己是喜還是悲,他盼了好久,終於等到狐狸有孕。

  「玄暘快救救他。讓他醒來!寡人得好審審他。可惡啊你,瞞著寡人,你和我的孩子…狐狸…」

  親暱的低頭,他用鼻尖蹭了蹭狐狸鼓鼓卻冰涼的臉頰。玄暘伸掌,虎掌內的肉掌散出靈光,自謝主恩身上畫了兩回,而後低鳴一聲。他當是說了什麼令帝辛和玄亦驚愕,兩人同時抬眸瞪大了驚恐的眼。

  玄亦忍不住哭了出來,趴地哽咽,帝辛則是抱起了謝主恩,他小心翼翼的收攏雙臂,將雪白的狐狸抱回他們倆曾經纏綿的長榻上,隨後坐在底下的小木階,嚷著元喜擰熱帕巾來,回頭便伸手抱過雪白的狐狸頭,拇指描繪他長滿白毛的狐狸小臉。

  「寡人…要你先救狐狸…倘若…」

  他將額頭貼上狐狸的額頭,閉眼後熱淚還是滾出了他的眼緣,狐狸知道後那還不怨他…

  「倘若真有必要,拿了孩子,也要保狐狸安平!」

  ***南佬原創***

  南佬的話:

  感謝小個子打賞~(感謝新加入粉絲行列的小個子,謝謝謝謝~)

  老話一句不打賞,送月票,送小花,送推薦,送留言也可以喔!

  感謝大家支持推薦~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