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请大家注意下!6月24日网站升级主机,24号-25号期间网站会出现暂时关闭的情况,如遇到网站打不开麻烦大家耐心等候下,感谢大家最前路小说的支持!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番外—再見,不見(三)韓冶森
作者:南佬      更新:2018-08-15 23:13      字数:4274
九世輪迴無歸依,流連再流連,停駐,是王爺給了他一個家。他一往情深,深戀換來等待,等待仍是遍體鱗傷,戀夠了、也倦了。王爺,來世,我不想再見你—

  褚麟

  ***

  躺在沙發上,一條腿掛在扶把邊晃呀晃,兩條手胳膊拿著資料舉得高高的,韓冶森躺在沙發上看設計圖,嘴角還咬著一條水果乾,嚼動時水果乾條也在嘴邊晃呀晃的,看起來就是痞就是流氓樣。列肇旭彎腰按下掃地機器人,手裏抱著兩條剛曬好的抱枕套,不算故意,他就是要為沙發上的抱枕穿衣服,抽起韓冶森躺得舒服的抱枕墊。

  「你這副流氓樣到底像誰。」

  反折抱枕,將長條形的套子唰一聲套上,俐落的拉上拉鍊。韓冶森歪頭從設計稿旁探頭,仰望男人後淘氣的伸手故意扯住另一條抱枕套。

  「我爸吧。你看過我媽,現在六十幾歲了,出門還要穿洋裝打洋傘。」

  列肇旭一個用力扯過抱枕套,韓冶森卻像是牛皮糖一樣緊緊的巴著,隨他的力道爬起身後掛在他肩膀後硬是讓他揹他,還問了句「孩子的媽,還揹得動嗎」,列肇旭彎身,結實的手臂綁一扛一把揹起他,是沒年輕時候那麼有活力,可力氣還是有的,沉穩穩的揹著他,逛客廳。

  「我還真沒見過你爸。」

  「我也沒。連祖奶奶過世的時候,我也沒看見我爸到場,不過大伯說是我爸是早一步離開會場,沒碰見罷了。」

  祖奶奶是在三年前過世的,是卵巢癌,和癌症共存了十三年,最後還是不敵。記得趕到韓家見她最後一面時,意識不清的祖奶奶伸出只剩下皮包骨的手爪攥著他,直說「這是我們嘴巴最甜的小森,是奶奶最疼的小森」,他一直以為奶奶是為了替爸爸補償親情才特別待他,可是隨著時間流逝,南佬原創歲月成長,他也才真正的感受到奶奶待他是特別、特別的好。列肇旭拖著他臀腿的手掌安慰性的拍拍他的屁股,他懂韓,也喜歡韓這點,懂得珍惜所有疼他的人。

  「列。」

  「嗯,怎麼了?」

  撒嬌地靠在背上,磨蹭列肇旭後腦勺,指腹刷過短短刺刺的短髮,韓冶森像在醞釀情緒一樣,下巴在他肩頭上一點一點地敲著。

  「我爸對我其實挺好的。」

  「是嗎?」

  他不認同。有哪個父親會讓孩子孤單單的待在只有家政阿姨的屋子裡,連一眼也不來關心,別說一眼,好歹也打通電話關心。

  「真的。上週感恩節,我和蘇珊聊天,她才說是我爸找上她,拖她照顧我,還預付了八年的房租,直到我二十歲。」

  「這樣叫好?」

  「當然還有。」

  「是嗎?」

  「我和里歐住的那棟五十層樓的房子,也是他借祖奶奶的名義送我的。」

  列肇旭實在很想吐回去,說一句「你還是那棟樓的設計師呢,送一層樓算什麼」,可是韓都搬出祖奶奶三個字了,他只好吞下所有反駁他的話。

  「至少他給你實質上的家。」

  「嗯。還有啊,他小時候會教我寫字,一筆一畫……」

  沒阻止韓繼續想念父親,聽他說小時候他和父親學寫字的快樂回憶。這段回憶,他至少聽過九百九十九遍,不曾阻止韓重複,反倒是韓說完後,總是會露出落寞的表情逞強的笑說,他一定是得了阿茲海默症,才會回想起早就遺忘的回憶。若是真的遺忘,又為什麼會提起,說完後又會紅了眼眶。

  老夫老夫揹著又聊了一會兒,沒再多聊什麼感性知性的話題,他們倆聊起日常,韓冶森忽然想吃蘇珊的肉桂餅乾,才想著就撥電話讓蘇珊做給他吃,還說待會兒過去拿,結束通話後他穿了風衣就要出門。以往,列肇旭都會讓他別任性,還會在他出門前拽著他的衣領不准他麻煩蘇珊,可今天沒有。

  「是今天?」

  「嗯。我簽完約後帶里歐一塊過去接你。」

  今天是賤賣房子的簽約日,列肇旭和小寶他們約好了在GT那棟大樓簽約,韓冶森小小聲地呿一聲,出門前留下一句「別讓我等太久」,門一關,帥氣瀟灑的離開。列肇旭又再下一秒打開大門,迅速的在他額鬢啾啵一個,而後像個老媽子一樣將手機和皮夾放在他手上。

  「什麼都沒帶,你打算走路去嗎?」

  「呿。你不是幫我拿了嗎。」

  偷偷勾起有默契的微笑,這是他的壞毛病,出門瀟灑得很,兩手空空,也就只有列會跟在他身後,為他東帶西帶。韓冶森在進電梯前,用食指咕嘰咕嘰列的下巴。

  「列。你真是……」

  「嗯?算了,你不要說,一定又是什麼不能聽的話。」

  「呿。子非魚,焉知魚肚子裡賣的是什麼藥!」

  「噗哧……還用寓言教訓我。」

  雖然這莊子寓言被韓湊得怪怪的。韓冶森食指按下關門鈕,快關起來的那一瞬間,列趕緊問了句「我怎樣」,韓冶森一副奸詐的賊笑,兩眼賊兮兮的笑彎了眼。

  「你真是我的小跟班!」

  又指著自己說「晚上讓你叫我主人」,搭著他不正經的挑眉,列肇旭笑彎的嘴。很多時候他都讓韓鬧得心煩氣亂,但隨著年歲累積,回頭再看看過往,他的笑容都是韓給他的。

  整理好屋子,在桌子上留了點心和字條告訴里歐,讓他回家後先梳洗,晚點他會回來接他在一起到蘇珊家搭伙,換了一件輕鬆的休閒襯衫,套上簡約的素色毛衣,手指轉著鑰匙出門,一出樓下大門,就遇見從地鐵出來的小寶和杜傳家,那兩人沒發現他,自顧自地往前走,沒打擾,舊情人有好歸宿還聊天聊得忘我,對他這個年紀來說是件值得慶祝的事。

  「……他男人是混血兒,怎麼那麼多混血兒。」

  「什麼那麼多。冶森哥是中英混血兒,可是他中文好得嚇人。」

  杜傳家不可置否的挑眉:「不會是把左半邊和右半邊湊著念吧。」想起那什麼子瓜獨,這個也滿嚇人的。

  褚非文哇了一聲:「你怎麼知道!冶森哥他特別喜歡古文,以前一直跟我說什麼木卯宗元、赤壁貝武的,也就只有列哥懂。」

  「嘖。他男人他不懂誰懂。」

  這句話飄酸味,他就是不想讓小寶再提起列這個字,要喊哥,他也能讓他喊一聲傳家哥。這個不錯,今天晚上可以試試。在哪裡試,他沒想明白,但一定會試就是了。

  「我不懂他,大概也沒人懂了。」

  「列哥!」

  「嘖!嚇人啊!」

  列肇旭不得不唐突的岔話,因為再走下去,他們就過頭了,領著他們倆走向GT大樓。杜傳家瞄了兩眼後腳步停在門口,說他幾天前來過這裡。

  「用中文和一個藍眼男分享了泰晤士時報裡的新聞。」

  列肇旭忽然想起韓,噗哧笑出聲,脫口說了一句「該不會是那則男人送另一半禮物是因為作賊心虛的報導吧」,杜傳家在心裡驚訝的哇了好幾大聲,沒想到他和列肇旭也有心有靈犀的一瞬間,起了雞皮疙瘩,噁心得他不想附和列肇旭,嘖一聲後跟著進電梯。而後,上樓看房、交屋、簽合約,離開前小寶將客廳的小夜燈摘下還給列肇旭。

  「哥,你啊八成在十七歲的時候就喜歡上冶森哥,每年每小夜燈也是為他買的吧。」

  列肇旭把玩手掌大的小夜燈,他和小寶交往的那些日子,只要上市集,他就會買一盞小夜燈,還沒與韓重逢前,買小夜燈是一種最痛的想念。

  「被發現了。韓他,是我的初戀。」

  一直像一尊大佛處在小寶身後的杜傳家聽見這句話,摸摸鼻子,搔搔耳後,轉身就往陽台上走留給他們倆一個小空間敘舊。雙手靠在陽臺鐵圍欄上,遠眺火紅的夕陽,入秋的夕陽特別紅,也特別大,張揚五爪的光芒爬向四周巴著一棟又一棟的摩登大樓。

  「怎麼?終於放心我和列哥聊天了?」

  「嗯。」

  「哇!真的假的!」

  「真的。」

  褚非文和他並肩,雙手也架在圍杆上:「怎麼突然放心?」

  「因為……」

  嘴角逐漸上揚,杜傳家側頭望向褚非文,說他和列肇旭心有靈犀他也認了,誰讓他,太了解那種緊緊巴著心臟,纏著還是覺得不夠的愛戀。

  「因為初戀。」

  低頭輕輕的啄了下褚非文的嘴,不是什麼刺激的舌吻,南佬原創輕吻後摟過他的肩頭,在褚非文沉靜在這種美好的黃昏愛戀之中時,杜傳家在耳邊問了一句「待會,在床上喊一聲傳家哥,如何」,褚非文單手掌扒開他的臉「真是夠了。別想。」,紅著耳根往屋裡跑,沒一會兒就讓杜傳家追著、抱著,吻著。

  ***

  同樣的夕陽,韓冶森當了蘇珊的小跟班任她差遣,現在兩隻手提著兩大袋的食物,一步步走回去蘇珊小窩。不免俗的,在轉角處又露出了饞貓樣,舔唇、吞口水,沒形象的在店家的櫥窗上印上豬鼻子印。

  雅緻古典的櫥窗上反射那抹大大紅紅的夕陽,在韓冶森目不轉睛的看著那一球球球鬆餅時也看見了熟悉的臉孔,一個轉身,伸手一拉。

  「面具男!」

  男人愣了一會兒,面具底下的眼眸閃爍,下巴微縮,一股鐵鏽為撲鼻,擔心乾涸的血跡外露,他下意識的攥著受傷處的圍巾,將布料往上頭遮,又遮住了剩下的半張臉。韓冶森指著自己,可是手提袋太重,手也只指了一半。

  「是我啊。應該沒認錯人,你昨天也帶這條圍巾。」

  「嗯。嗨。」

  「果然是你!你說得對,男人買東西給另一半,那是補償心態。賣的話,那真是真愛!」

  面具男兩眼望著他,欲言又止,咳了一聲後悶著聲音:「他對你很好?」

  「當然。他給我一個家,那個家裡有他也有里歐。里歐是我們的兒子。」

  「聽……聽起來很幸福。」

  「嗯,很幸福。」

  韓冶森回頭又貼著櫥窗看著那一堆堆撒上糖霜的球鬆餅。

  「我一直不知道怎麼當個父親。有他在,我才覺得,我們的孩子不會變壞。」

  面具男雙眼震愣,張嘴想說什麼卻又都含在嘴裡,四周的噪音鬧得他腦袋轟轟作響,分神環顧警惕的發現還有幾位形色匆忙的黑衣人竄尋,他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打算冒險,縱使只有片刻也好。一個轉身面向櫥窗,偷瞄兩眼韓冶森著饞貓樣。

  「你喜歡哪一種口味?」

  「那個。」

  韓冶森指著藍莓鬆餅,說他最喜歡吃這種口味,圓圓的眼專注地盯著,不誇張,他真的很專注,像是恨不得吞了那一粒粒的小藍莓。

  「……我父親……買的第一個生日蛋糕就是藍莓口味的,第一口酸得想哭,但因為是父親買的,吃到肚子痛我也吃。」

  那大概是他四歲的時候,他真的吃到肚子痛,而後發高燒,燒了好久,醒來後,就不曾再見過他父親。

  「我……」

  所有的聲音都擠在喉頭,面具下的眼眸已經漲得發紅,一句話也說不好,我我我我得老半天還是都梗在鼻酸之中。

  「在那裏!」

  後面追逐的嘶吼聲逼得他沒辦法多說話,韓冶森正巧朝另一個方向望去,揮舞手臂。

  「列!里歐!」

  「爹地!」

  沒有說再見,面具男毫不留戀的轉身,南佬-原創再過了街口後拔腿就跑,等到韓冶森注意到的時候,已經不見人影,沒多在意,萍水相逢,他甚至還不知道面具男的姓名。和列肇旭牽起里歐的手,成川字,進蘇珊家後又是一片歡騰。

  那又是同夜,大概是吃完飯後。

  蘇珊家門口停著一輛黑色轎車,裏頭的男人拉下車窗朝屋裡望去。

  「二爺,您不親自送嗎?」

  「不了。」

  那位叫二爺的男人手掌撫過沾血面具和圍巾,而後往椅背靠攏,閉目和眼前男人交代一句。

  「東昇。提醒蘇珊一句就說這蛋糕是她事先訂好的。」

  「是。」

  男人聽令為二爺送蛋糕,高大的身影踩上階梯,像是盡量讓自己看起來不這麼粗曠,男人還刻意地將西裝鈕釦扣緊。木門上的鈴鐺叮鈴鈴響起又叮鈴鈴隨木門掩起,男人再次回到黑車上,沒打擾二爺的沉默假寐,只見他在聽見屋子裡興奮的歡呼聲後讓人駛離,彷彿不曾來過。

  番外—再見,不見  (完)

  ***南佬原創***

  南佬的話:

  此書番外給力的寫了近80000字,現在完結了,撒花~特別感謝一路追文支持的小書迷們,感謝出現在粉絲排行榜的你們!敲。愛。你。們。(南佬老臉賣萌,請笑納)(接下來續更毒角戲、型男)

  最後還是希望大家尊重原創,不要抄襲,此文是免費文,請勿擅載圖利。